人妻杏儿 (体育课被学长c了)免费阅读

时间:2022-10-05 13:03:01 作者:未知 阅读:

    听了朱梅的话,荀兰因也无奈地摇头:“天机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屏蔽,紫郢剑消失了,那位原本要拜入门下的弟子也消失了,而且与峨嵋的连系也断开了。”

    千里姻缘一线牵——这是指月老手中的那条红线。但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有很多讲究的‘缘’……譬如传承、宝物、门派之类的。雁千惠之所以截这三个人的胡,那是因为她们的前世今生与峨嵋派没有什么关系,否则她绝对不敢收一位峨嵋前弟子的转世之身为徒的,那是自虐。

    听到荀兰因的话,朱梅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了:“会是什么人竟然有此本领,齐夫人可有了目标?”

    荀兰因微微摇头,这件事情她还没有告诉丈夫呢,而且……她担心是有人针对峨嵋派,而且波折恐怕还不仅如此呢。想到这里,她立即发出一道飞剑传书。

    看着一道金光飞射而出,朱梅有些愕然:“齐夫人,这是……”

    “小女她们正准备去峨嵋,我让她们路上多加谨慎。”荀兰因勉强笑了笑说道。

    难怪她如此神色,无论是李英琼还是紫郢剑,都是峨嵋派复兴的关键,此刻出了这么大的意外……想到这里,荀兰因再也呆不下去,跟朱梅告辞一声便御剑离去。

    “乱像啊~”朱梅自己也擅长太清神数,占了一卦之后,脸色也是晦暗不明。

    创建青城派,也是祖师的心愿,但一介散修想要创立一个宗门,岂是那么容易的。峨嵋的底子厚实,筹谋立派已经有数千年,他也是经过推演,与峨嵋交好,目的就是借峨嵋之势开创青城一派,这也是双赢之举。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免有谁吃肉谁吃汤的问题,甘心嘛,未必。但是,只要结局能够达成,过程如何并不十分重要。不过,到底是什么人敢截峨嵋派的人和宝物,他倒是真心想见识一番。

    ……

    “啊嚏!”

    站在甲板上拿着地图进行导航的雁千惠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但三个徒弟正在俯瞰飞舟下方,从空中俯视地面的景致对于雁千惠来说,都快淡成白开水了,倒是研究那份地图对她来说,更具挑战性。

    为了不太引人注目,她尽可能地躲在云层中飞行,但毕竟天空中不是时时刻刻有云层遮蔽的,所以没奈何时,就只能是提升飞行高度了。

    这一次去的目的地是黔省风洞山。

    在《蜀山》原著中,白阳真人在风洞山白阳崖留有传承——不仅仅是雨花洞中的图解。不过,洞壁上的图解对于刚刚踏入修行一道的新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筑基之法,正适合她门下修行。

    其实以她现在所通晓的修炼法门,便是不依靠【蜀山世界】中的修炼法门,也能够自成一派。但是,她如果不夺取,那就等于资敌,所以这也是不得不为之。

    风洞山是道家七十二洞天之一,据说风景相当不错,而且还有雨花洞这等地方,不过对于雁千惠来说,那里真的不适合建立宗门——不够气派,若是她想隐居,那里倒是个好地方。

    前方不远,就要进入风洞山的地界,这里人烟稀少,雁千惠降低飞行高度想要找到目标——她知道雨花洞在风洞山,可书里没给坐标啊。

    就在搜寻之际,一道黄色遁光迎面飞来,遁光中是一名身形痴肥、三十来岁的道人,一双水泡眼灼灼有视地盯着迎面而来的飞舟和甲板上的女孩们,目光中渐渐地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雁千惠目光平和,她不能因为别人多注意她两眼就心生杀机,但也没想过与其结识。

    “几位道友,请留步一叙。”数百米之外,那道人便发话打招呼,嗓音高亢尖锐。

    雁千惠飞舟减速,淡淡地说道:“道长,我们认识吗?”

    她的语气平和,态度诚恳不亢不卑,颇有礼貌,飞舟依然前行,准备从一旁飞过。


 

    突然,那道人一摆袍袖,一股黑烟飞出,这些黑烟蓦然化作一道黑色的绳索,向船头攀援而至。

    “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雁千惠心中暗道晦气,怎么在这里竟然遇到一个妖道。

    飞舟蓦然后退,那条黑索扑了个空,像条蛇似的,前端昂起,跃跃欲试的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你我相见有缘,贫道要化缘。”道人笑了,那笑容阴森森的。

    “化缘?”

    雁千惠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道人眼中的贪婪怎么可能瞒得住她?

    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锭白银扔向那道人:“小事,这锭银子送你了,请让路。”

    嗖!嗖!嗖!

    数道剑光飞行,将那锭银子分割成数片,向地面坠落,道人狞笑道:“银子就免了,你们和脚下的飞舟留下来陪伴道爷,就可以了。”

    在他的目测中,飞舟上的四个女孩年龄都不算大,那艘银色飞舟也未曾听过,极有可能是哪个散修的后辈持了长辈的飞行法宝偷偷地出来玩,只要自己将人舟掳走调.教,她们的家人能够发现的可能性极低。而且就算是事后发现,人已经成了自己的人,又能够怎么样?

    “混帐!”

    雁千惠脸色一沉,一只湛蓝色的巨掌凭空出现,‘轰’的一声向道人拍了下来,空气在巨力的挤压下发出气爆声。

    “咦?这是什么路数?”

    道人惊咦一声,眼神就有些变了——他发现自己好像是撞到铁板上了。不过此时并非后悔之际,他手忙脚乱地发出一道黄色剑光想要抵敌那只巨掌。

    但就在这时,奇变陡生,道人的身形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下坠,那道剑光直接被巨掌拍飞,掌势轰然下落。

    “我师父是寒山钟啊~”

    道人还没坠地,那巨掌便已经衔尾而至,一片乌光将那道人护住,他正要报出靠山的名号,那巨掌已经拍落,将他整个人都拍得与地面负距离接触了。

    巨掌缓缓消散,巨大的掌印里面是一具勉强能够看出人形的血肉。

    甲板上的三女徒这是第二次见雁千惠出手,三张小脸上涌起兴奋的酡红,居然没有丝毫害怕的模样,余英男更是开口问道:“师父,他和阴……前辈谁厉害?”

    不待雁千惠回答,李英琼抢先说道:“他比阴前辈差得远了!不过听他的语气,好像他有个师父挺厉害的。”

    雁千惠好像也听他喊了一嗓子,但却没有听清楚,她一边吩咐水傀儡将飞舟落地,一边问道:“你们谁听清楚他喊什么了?”

    “好像是说什么寒山钟。”裘芷仙说道。

    这孩子在家就是个乖乖女,不过在经过一番波折后,现在也能够适应外面的残酷了,只是那小眉头还拧着,显然是觉得太血腥了。

    “寒山……钟……”

    雁千惠使劲儿地想,也想不出那是个什么人物,《蜀山》里的人物多了,除了一些重要角色,那些阿猫阿狗之流,她是真的记不住。

    想不起来就不想,她将袁星叫出来,让它去打扫胜利品。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10067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