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和侍卫的h田文* 隔着一层膜两根一前一后

时间:2022-10-05 13:11:00 作者:未知 阅读:

     荇藻松下肩背,往后退了两步,可在下一瞬,却突然后脖颈一痛,晕眩袭来前,看到了唐慎有些愧疚的脸。

        他身后,玉珠和贺长蔚立刻一前一后去寻李太医随身包裹里的药杵和药钵。

        全程看戏的李太医:“……”

        这架势,他如何还看不明白,他们是要将那珍珠磨成粉给人喂下去。

        唐慎很是抱歉地把荇藻拖到一边。

        他知道荇藻虽然是个小厮,武功不及姚亨,但打他们三个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他跟着唐舒怀这么多年,资历又深,自己便是让他退开,在兄弟的生死关头,他也不会听他这小少爷的话。

        最后只能偷袭了事,太不英雄所为了。

        唐慎边拖边说:“你们两个动作快点,他要是醒了肯定少不得追杀我们。”

        贺长蔚满头是汗,心里抱怨唐慎这坑货把自己拖进这莫名其妙的麻烦,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不好,病人快断气了!”

        李太医一直恪尽医者之职,无论其他几人怎么闹,他也一直时时看顾着姚亨替他续命。

        玉珠道:“老大人,请一定再拖延片刻!”

        贺长蔚满头是汗地继续捣。

        李太医不愧是和无数达官贵人打过交道,出入过各种各样的场合,见识过大风大浪场面的人,竟是完全没有质疑他们要给姚亨喂一颗珍珠,他只是站起身抖了抖白胡子,从自己随身的包袱里拿出惯用的金针,其中有三根针是少见的粗长。

        “我最多还能撑半柱香,这针一用,不能保证他日后头脑健全。”

        此时还有什么比命重要?

        唐慎做下决定:“老大人,您请吧。”

        李太医抬手飞速施针,终于满头是汗地在姚亨断气前一刻稳住了他的心脉。

        贺长蔚与玉珠那里终于搞定,忙将细碎的珍珠喂进姚亨嘴里,磨成珍珠粉已是不可能,他们已经尽力了。

        可问题是现在的姚亨与死人也没有两样了,怕是连一口水都吞不下,更别说是这个了。

        试了几次都不能成功,玉珠便盯着贺长蔚。

        他浑身一抖,头皮就有点发麻:“干嘛?”

        “现在需要有一个人助他把珍珠碎吞下去。”

        “那你看我干嘛?”

        玉珠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小梅曾给她讲过一个武侠故事,还是个……不太纯洁的武侠故事。


 

        她扫了一眼贺长蔚的红唇,贺长蔚瞬间懂了,他更恨自己为什么要懂!

        这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却蔫坏,可现在也没有更多时间来和她争论。

        贺长蔚哼了声,反倒坦荡了:“给他嘴对嘴像渡气那样的法子,对药汁还有用,这个没用。”

        老太医也点头,顺便叹了口气,他知道,很多人最后病死了,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吃不进药和食水,强行渡喂是极容易进气管反而使病人窒息而亡的。

        但贺长蔚这副样子,不像是没有办法。

        怕再耽误姚亨活命,他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荷包来,众人不由心想,这小道士还有法宝?

        谁知他却是掏出了一只虫,乌黑油亮,一节节的身体,还在扭动,实在有些恶心。

        这是一只寻常能见的鼠妇——常被小孩子们叫做西瓜虫。

        贺长蔚转了转眼珠,有点坏心地故意把手往玉珠那里推了推,谁知却没有听到女孩子尖利的叫声。

        竟然还有姑娘不怕虫子?

        贺长蔚一看,玉珠正皱眉打量着他手里的珠子,表情冷静,但手举了起来,似乎是……

        突然想到刚才后院里这位娘娘——确实是用姑娘都不足以形容她了,手起刀落脸不红气不喘地剖膛开肚的样子,贺长蔚觉得自己短视了,她还能怕虫子?

        “别拍别拍!”他赶紧伸手拦住玉珠:“这不是寻常的鼠妇,是个灵虫。”

        他边说边捏起那疯狂扭动的玩意,一手捏住了姚亨的下巴掰开他的嘴。

        玉珠明白了他的意图,顿时有些无语,唐慎则是满脸恶寒,直呼某人全名:“贺长蔚,你不会是要——呕!”

        姚亨要是知道这一切,他可能会直接选择去死。

        李太医也是满脸古怪的表情,顿时就觉得这几位好似京中有些不把人当人的纨绔高门子弟,拿活人玩闹呢,什么东西都往人嘴里塞啊?

        贺长蔚对他们的目光短浅很不屑:“我的道法只是入门,只能学着驱使这样的小东西,别看不起它,关键时候不是派上用场了?你以为随便什么虫都能驱使?我可是花了一年的功夫!它可以推着珍珠的碎屑进姚护卫的喉咙,直到吞进肚里,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何况它是不会对人有任何伤害的。”

        随着那鼠妇爬进姚亨的嘴里,他叹了口气,沮丧又心疼地说:“可怜我的小二,就这般葬身人肚了!玉珠,最好你的法子能有用,不然小二就白死了!”

        唐慎震惊:“小二?贺长蔚,你还给它取名字。”

        玉珠望着眉头紧锁自顾自昏迷的姚亨,不由猜想,此时“小二”爬到哪里了……

        众人都屏着一口气,终于过了李太医说的半柱香的时间,姚亨没有断气,虽然看起来依然没有变化,可是胸膛起伏,气息趋于平静。

        玉珠一颗心终于放下。

        贺长蔚和唐慎也是一身汗地松了口气。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100679.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