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cao死你个小sao货 又松又黑的大松货

时间:2021-05-12 15:50:54 作者:未知 阅读:

  过路的村名只是冷漠看了看就没有做回事了。

        小豪一边躲一边捂住自己的嘴巴,“等我大姐姐过来了,你们就死定了。”

        “哈哈哈,他说等他大姐姐过来我们就完蛋了,你们信吗?”

        “我可不信,他大姐姐也是老赖。”

        “我可以叫我大哥哥过来,大家别怕,我哥哥可厉害了。”

        那个小男孩是这边小孩子里的老大,一发话,那些小萝卜头瞬间就受到了鼓舞一样,对小豪更加过分了起来。

        温涵远远就看到了这边发生的状况。

        她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推开他们,“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弟弟。”

        那些小萝卜头瞬间被推倒在地,一个个哭了起来。

        “哇哇哇,妈妈,有人欺负我。”

        温涵心疼看着弟弟,“大姐姐来了,小豪,你有没有事?”

        温豪摇摇脑袋,眼睛还红红的,“大姐姐,小豪没事,他们骂我是小老赖,我不是……”

        温涵心如刀绞一样难受,因为爸爸妈妈这样,所以她和弟弟都要遭受别人的冷眼相对。

        “小豪不是,不要听他们瞎说。”

        温涵心疼抱着弟弟。

        帮弟弟把头上的泥巴拨开,扶着弟弟起来,然后冷着脸朝那三个哭天喊地的小萝卜头走过去,“就是你们欺负我的弟弟?”

        抓起其中一个小男孩拎起了他的衣领,眼神吓得那小男孩直接就哭了。

        “哇哇哇,我要告诉我妈妈,你这个大老赖,你欺负我们。”

        不远处干着农活妇女看到了自己儿子被欺负了,赶紧赶了过来,“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

        温涵只是眼神狠狠扫了过去,余怒未消,“放开他可以,让他给我弟弟道歉。”

        “呸,你个小贱人,说什么呢?老娘警告你放了我儿子,不然老娘跑你家坟头骂去了。”

        那女人撸起衣袖就朝温涵抓去。

        温涵也是干农活的,一双手力大无穷,所以很轻轻松松就弄开了。

        “我告诉你,你儿子要是不给我弟弟道歉可以,我把泥巴抹你儿子脸上。”

        温涵抓起了两块泥巴,在手里垫了两下,“快点向我弟弟道歉。”

        温涵从赖都是待人和和气气的,这样的她,那妇女也是第一次见,她撒泼了起来,“哟哟哟,大家快来看,快来评评理,老赖欺负人了。”

        一瞬间人就围了过来。

        纷纷指责了起来,那妇女的男人也走了过来,一米七几的个头,看着很是魁梧,一脸胡子凶神恶煞模样,一把就推开了温涵。

        “就是你个小丫头片子,欺负我儿子,找死你。”

        温涵力气再怎么大也不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对手,她被推一屁股坐在了泥土里,一阵生疼。

        手腕被搓破了皮,出血了。

        她咬牙,不服气看着那男人,“你儿子欺负我弟弟,必须跟我弟弟道歉。”

        那妇女站着自家男人在,说话底气更加足了,“说你们两句怎么了,难道不成我们还说错了不成,老赖就是老赖,还不让人说了。”

        说到还钱这件事上,大家纷纷倒戈。

        说起了他们家的不是。

        温涵一张嘴也说不他们,突然她就听到了骂骂咧咧的声音,是妈妈过来了。

        黄金翠也就是温涵的妈妈,是这边一带儿有名的泼辣护儿,不是一般人还斗嘴都不过她。

        “是谁呀,敢欺负我儿子起了。”

        那妇女的***了出来,气势力压,“怎么了,是我,你女儿要我道歉跟你儿子道歉,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你今儿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老子弄死你们。”

        那男人撂下狠话。


 

        但是温母也不是吃素的人,她眯起一双精明的眼睛,“呵呵,我黄金翠今日也是把话撂下了,哪家王八蛋要是敢欺负我儿子,老娘可不管那些,祖坟都他抛了。”

        “你他娘的,说什么呢?刨谁家祖坟呢?再说一句。”

        那妇女本来就是和温母是死对头来着,这么挑衅的话,一下子就点燃了两个人的斗争。

        温母一边骂一边手指指点点,“老娘就说了,怎么的,敢欺负我儿子,问过我没有。”

        她视线落在那啼哭的小孩子身上,走过去扬起手就一巴掌落下,“就是你这个小崽子欺负我儿子。”

        温涵本能把那小孩子拉开,却还是慢了一步。

        那小孩脸上瞬间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哭得更加大声委屈了。

        那对夫妇瞬间点燃了怒火,那男人一巴掌就朝温母罩了过去,“玛德,敢动我儿子,你踏马找死,老子打不死你。”

        “哎呀,不得了了,打人了,出人命了勒……”

        那一巴掌可是实打实的,温母被打的不轻,她坐在地上把头发抓乱,哭天喊地了起来。

        那些人没有一个同情的,全部都是带着鄙夷还有痛快。

        温豪看到妈妈被打,一下子没忍不住又哭了  ,“妈妈,不准你们打我妈妈,不准。”

        那男人打了温母不解气,还想打温豪。

        温涵一把就拦在了弟弟跟前我,“不准欺负我弟弟。”

        那男人直接一把推开她,“滚开,敢打我儿子,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要打定了。”

        “识相的滚一边去。”

        温豪害怕抖了起来,一巴掌重重落下,温豪本来就是早产儿身子骨弱,这一巴掌下,直接晕了过去。

        温母那一瞬间脑瓜子就嗡嗡了,然后像是疯了一样朝那对夫妇抓了过去,“敢动我儿子,老娘和你们拼了。”

  温父在家一直等,没有看到妻子回来。

        出去看了下。

        就看到小卖部这边吵吵嚷嚷,还听到了妻子的叫骂声,赶紧跑了过去。

        拨开人群就看到王水仙她男人朝她老婆打了过去,这温父怎么做的住,走过去就二话不说一拳打了过去。

        “刘顺,你踏马想死了是不是,敢动我媳妇。”

        主心骨一来,温母更加可怜了,哭哭啼啼,身上不少伤痕还有灰尘,看着好生狼狈。

        “当家的,你终于来了。”

        “你要是再不来,咱们娘俩个都要被打死了。”

        刘顺虽然强装但是比不过温父。

        “刘顺,你他娘的,老子打不死你,敢动我的家人。”

        儿子的脸上的伤痕还有妻子的委屈,这使得温父火气越来越大了,抄起旁边一坨臭狗屎就糊了过去。

        刘顺平日是喜欺软怕硬,面对这样的凶悍的温父,他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是抗下。

        “你儿子打我儿子来有理了。”

        “我儿子本来就是早产儿,现在被你们一打出了事,刘顺,老子告诉你,我儿子要是出了意外,你们全部都要死。”

        “我又没有用力,就是轻轻打了一下。”

        轻轻打了一下,一个孩子会直接晕过去。

        刚才不少村民都看在眼里,确实是刘顺他儿子向招惹的事,刚才刘顺也是真的下了狠手,要真是出了什么事,刘顺指责难逃。

        “温涵,你怎么看的你弟弟,要是你弟弟出了事,我也不会放过你。”

        父亲冷漠的指责,让温涵心如刀绞。

        带着温豪上了医院。

        还真的出了问题,耳中风,刘顺是一个成年的大人,不像是小孩子小打小闹那样,下手自然是比不得。

        刻不容缓他们需要一笔很大的救治费,不然耳朵极有可能聋了,聋了都还算是小事,怕就怕到时候瘫痪。

        温豪第一时间被送进了紧急抢救室。

        温父温母一筹莫展,温母直接是哭成了泪人。

        温涵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过了好久好久她才缓过神来。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医生出来了,让温父签了字,然后带着温母去交了钱,但是还需要一笔很大的治疗费用,五万。

        这对于向来抠抠搜搜的温家夫妇来说,无疑是在他们心口上片肉下来。

本文标签: 啊~cao死你个小sao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44.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