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我想要你了给我好不好的话 适合情侣做坏事的地方

时间:2021-05-12 15:52:00 作者:未知 阅读:

    温目哭得眼睛都肿了,声音更咽不像话,“怎么办,当家的,咱有还是有钱,可是要是拿出来了,可能就存不了钱了。”

        面对妻子的哭哭啼啼,温父觉得心烦意乱,“好了,别说了,让我想一想。”

        儿子是要救,可是这么大一笔钱啊,说要拿也是拿不出来的,刘顺那边他们刚好就是借了五万,也是拿不到钱。

        不过再扣一点出来应该还是能的。

        他眼珠子转了一下,主意打在了女儿身上,“涵涵,你平日里最疼爱你弟弟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也要帮帮爸妈啊。”

        想到弟弟的话,温涵问,“你们不是有钱吗?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

        温母脸色瞬间变了,撩拨了一把头发,“温涵,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忍心看着你的亲弟弟疯了吗?”

        温涵觉得心难受的要死,“妈,不是我不想,我是真的心有力而不足,现在电费房租费这些,咱家就欠了不少,我把我的奖学金所有钱全部补贴进去了,哪里还拿得出钱来。”

        温母嘴巴不饶人,继续紧逼,咄咄逼人,“我就知道你是个小没良心的,你弟弟都这样了,你居然还在说这些没用的话。”

        “你到底要怎么样,是不是把我身上的血肉全部压榨干了,你们才会甘心。”

        温涵咆哮大吼,周围的人全部看了过去。

        不泛有人对她很同情的。

        还纷纷指责了温母起来。

        做父母做到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温母面对指责谩骂依旧是面不改色,“要是拿不出钱,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温涵感觉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

        弟弟她要救,就算是卖肾她也要救。

        手机响了,是段阳发来的消息。

        “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温涵闭了闭眼,平复心情才打字发了过去,“我现在在家,今天晚上就不上去了,你放心我一个人没事的。”

        “你爸妈没说什么吧。”

        段阳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温父发过来的信息,“小段啊,能不能借点钱给伯父,小豪别人打了,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可能要做手术,需要钱。”

        后续没有说了,段阳看完了,没有回复而是直接开口问温涵,“你爸爸刚刚发消息给我了,让我借点钱给他,他现在在医院。”

        “温涵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豪是不是出事了。”

        那头段阳的声音有些着急。

        温涵震惊,段阳怎么会知道。

        然后她一转头就看着坐在长椅上的父亲,拿着手机点了点有点。


 

        温涵赶紧就开口,“段阳,你发给他钱没有?”

        段阳摇摇头,“没有,所以我这才来问问你。”

        “不要给他们钱,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你不准插手,答应我好不好。”

        “你先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看来是真的,想到外婆的病需要钱,这边又是心爱人弟弟的事,两头都要钱,这让段阳头痛欲裂,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温涵却不想见他,“你不要过来找我,我先一个人静一静,说好了不管我爸妈说什么,你都不要把钱借给他们知道吗?”

        因为一旦借出去了,在想要回来就会比登天还要难。

        温涵说了好久,段阳才没有跟过来。

        不过他挂断电话后,马上就联系了他的那些狐朋狗友。

        不过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他。

        不能说这些人冷血,只能说是这群一群唯利是图的人。

        温涵走在街道上,看着来回过往的车流,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冲上去,撞死自己。

        但是她走到一办就退缩了,她怕死,很怕很怕。

        上厕所的时间,在厕所门上发现了一张白色小小的传单。

        上面不知道写了什么,让温涵心头一点,悄悄把电话号码抄了下来。

        回到家,她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救弟弟,还有还段阳的钱。

        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瓜子一直想着事情,很满很满,她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裂了。

        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她去网上也查了,这是违法的事情。

        可是她现在是真的别无办法了。

        说服不了自己的心,她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喂,您好,我要交易。”

        那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粗粗,“嗯,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了……”

        简单问了两句,那边男人就已经敲定了,“这周六你过来一下,我给你地址,你来这诊所找我,有人接待你。”

        温涵深吸了一口气,紧了紧冒汗的手心,“我想问一下,这东西痛吗?”

        那边男人回答很利索,“不痛,我们都是采用无痛的,而且很快,只要休息两三天就可以了。”

        “那事成之后有多少钱?”

        “一颗的话,我们是按五万来算一颗,不过到时候还要体检,过不过还不一定。”

        “有合同吗?”

        “当然,我们的合同都是生法律效应的,绝对正规,你到时候过来就是了。”

        “嗯,好。”

        温涵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不大像是真的。

        可是没有办法,只能是就这样了。

        ……

        这几天温涵状态不是很好,上课也是不在状态  ,段阳看出来了,想带她出去散散心。

        “还在担心小豪的病情?”

        温涵默认了没有说话,然后过了好久又问了一句,“你说,这么多钱我去哪儿弄。”

  她无心的这句话让段阳狠狠吓了一跳,“涵涵,你可千万不要去做什么傻事,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承担。”

        他说的很隐晦,温涵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怎么会听不出来,段阳之前就是街头小混混,这些事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懂。

        所以他很怕,温涵会……

        温涵安慰他,不要往瞎出想,“段阳,我向你保证,我就算再走到绝路,我也不会做那种事,所以你尽可能放心就好了。”

        这钱的事,总会有办法不是吗?

        她这么说,段阳一颗心才算是得以放下。

        紧紧抱着她,“不要担心,一切还有我。”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温涵看一眼就觉得满足,她恩了一声。

        不远处出校门准备买东西的沈韫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是温涵,身边还有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子。

        看着年纪不大,他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朝那边走过去,下意识就认为温涵是被威胁了。

        “温同学。”

        温涵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扭过头就看到沈韫那张天人脸,“沈老师,好巧,在这里遇到你了。”

        段阳一脸敌意看着这个男人,把温涵挡在了身后,不让他有一分机会看到。

        沈韫眼神凉薄看了一眼段阳,“温同学,这位同学应该不是本校的吧,你认识?”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4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