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戏影帝不小心进来了h 受在寝室被多攻

时间:2021-05-13 16:09:02 作者:未知 阅读:

     “您对自己还真是够宽容的。”何言风再次看了看已经基本瞧不出原形的菜,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声。

        说完,他的表情蓦地再次变得戏谑起来。

        他指着第二盘黑乎乎的,同时还能看出一丝丝绿色的菜,微笑问道:“那你说说,这玩意是什么?”

        “咳咳咳……”清了清嗓子,赶走脸上的尴尬之色,阿依慕故作淡定地说道:“清炒油麦菜。”

        何言风闻言,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他指着眼前的清炒油麦菜,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清炒油麦菜!你确定不是炭烤油麦菜?”

        “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阿依慕努了努嘴,弱弱地反驳了一句。

        之前没人提醒还好,现在被何言风这么一说,便是阿依慕自己都觉得,似乎真的挺像炭烤油麦菜的。

        呸呸呸!什么炭烤油麦菜,明明是清炒油麦菜!

        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很快就要被何言风的话给带偏了,阿依慕立刻把它给扯了回来。

        何言风抿嘴一笑,同时借题发挥,call  back道:“确实没有,因为还能看到一点点绿色。”

        说罢,看着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的阿依慕,何言风指了指最后那盘黑色物体,铺垫道:“那这个呢?肯定也不是西红柿炒鸡蛋了。”

        阿依慕颓然地瞥了何言风一眼,而后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恹恹地说道:“这个是小炒肉啦。”

        “肉呢?”何言风听了这话,眼珠子蓦地瞪大,发出惊讶的声音。

        阿依慕拿起筷子,挑了一块约莫有半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出来,“这个不就是啰。”

        看着不比一块牛排小多少的小炒肉肉块,何言风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小炒肉你切成肉坨坨了?”

        “算了,只要你没切到手就ok了。”看到阿依慕有些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何言风摆了摆手,洒然地笑了笑。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暗黑料理,估计是照着颜色来命名的。”拿起筷子,翻了翻盘子上面的黑色物体,何言风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说完,没有犹豫的,径直伸手去端餐桌上面的菜。

        看到何言风的动作,阿依慕立刻开口阻止道:“何老师,你干嘛?”

        没有理会阿依慕的阻止,何言风径直端起其中一盘黑暗料理,同时开口说道:“倒掉啊。顺带待会儿出去吃饭的时候,还能把垃圾带出去。”

        阿依慕见此,立刻伸手拦住了何言风的动作,她满脸堆笑地说道:“你不尝尝?”

        何言风闻言,没好气地白了阿依慕一眼,反问道:“你自己尝了没有?”

        阿依慕被问得脸色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何言风看到她这种反应,不等她开口,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面对何言风灼灼的目光,阿依慕微微低下脑袋,声如蚊呐地嘀咕了一句:“我哪有那么傻。”

        女孩儿的嘀咕声虽然很小,不过还是被耳尖的何言风给听见了,只见他蓦地提高音量,语气不悦地指着自己的鼻头说道:“我看起来就很傻吗。”

        阿依慕立刻讪讪地笑了笑,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小声的嘀咕居然还能被何言风给听见。

        “可这些都是人家的心血。”无计可施之下,她直接使出了撒娇大法,声音嗲嗲地说道:“你多少吃一点点好啦。”

        何言风听了这话,浑身一个哆嗦,立刻摆手制止道:“别,阿姐,你别这样,太违和了,我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阿依慕闻言,恶狠狠地瞟了何言风一眼。

        什么意思?

        我撒娇违和?

        感情我在你心里的印象只能是高大威武,一脚踹出一个墙洞的那种。

        既然软的不吃,阿依慕索性也不费心思了,直接来硬的,声音冷冷地说道:“那你吃不吃?”

        “吃,有什么不敢吃的,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何言风闻言,面现凄苦之色,最后,他猛地一咬牙,摆出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

        “看你这视死如归的模样。”阿依慕见此,“噗嗤”一笑,显然是被何言风的这副表情给逗乐了。

        用筷子,夹了一块黑色的西红柿,何言风直接把心一横,猛地吞咽了下去。

        “怎么样?”看到何言风把自己的杰作吞了下去,阿依慕立刻面现期待地问道。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预期,但当黑色西红柿入口之后,何言风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它的杀伤力。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没办法形容!

        咸、酸、甜……各种味道夹杂在一起,那真叫一个五味杂陈。

        “呕呕呕……”最后,实在控制不住,何言风直接扑向垃圾篓,不仅把那块惊世骇俗的西红柿给吐了出去,还倒贴了不少早餐回去。

        看到何言风一副要把胃酸都给吐出来的模样,阿依慕立刻递过去了一杯白开水,同时关心地问道:“何老师,你没事吧?”


 

        猛灌了一口白开水,何言风先是漱了漱口,吐掉之后,接着又猛喝了一口,并且送入了喉咙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何言风方才直起身子,摆了摆手,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没事,死不了。”

        “噗嗤!”看到何言风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阿依慕也是瞬间被他给逗乐了。

        嗤笑一声之后,没等何言风再次出手,阿依慕直接把三盘杰作全部倒入了垃圾篓之中,“那个,我们还是出去吃吧。”

        何言风见此,微微一笑,同时声音揶揄地问道:“你自己不尝尝?”

        看着垃圾篓之中黑不溜秋的杰作,阿依慕微微哆嗦了一下,而后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算了,我没这个勇气。”

        “你知道,我感觉自己像什么吗?”看见阿依慕自己果断选择了认怂,何言风瘪了瘪嘴,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阿依慕听了这话,来了一丝兴趣,有些好奇地问道:“像什么?”

        何言风叹了口气,忍不住喃喃自语了起来:“古代专门给主人试毒的属下。”

        “咯咯咯……”阿依慕再次被何言风的话给逗乐了。

        收拾了一番之后,两人径直出门,准备去外面解决这顿午餐。

        折腾了这么久,不仅一粒米未沾,反而倒贴回去了不少,何言风真的是饥肠辘辘了。

        “阿姐,你还记得【怦然心动】的第一期节目吗?”临出门的时候,何言风突然开口问道。

        “怎么了?”阿依慕不知所云,狐疑地看了何言风一眼,脸上露出迷糊之色。

        “我记得,某人好像对着镜头说过,她会不少的西疆菜……”何言风看着阿依慕,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

        阿依慕听了这话,俏脸立刻羞得通红。

        回想起之前的大言不惭,真的是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一切,都怪玲子!

        就是她怂恿自己,打肿脸充胖子的!

        没有任何犹豫的,阿依慕把这个锅直接扣到了刘玉玲的脑门上。

   其实唐小川此前已经在考虑扩大公司规模,特别是扩大生产规模的问题。

        这主要是因为国内外市场已经在逐步打开,人们对美辉制药公司的几种药物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就以新金银花颗粒为例,这是治疗病毒性感冒的特效药,对一般的风寒、风热感冒也有很好的疗效,经过一两年时间的发酵,这个药已经在国内大到一线城市的大街小巷的市井小民、高档写字楼的白领、豪宅富豪们,再到各地方的乡村和山村村民,无论是老人小孩,还是成年人,现在只要感冒都在吃这个药。

        国内的人口基数大,加上现代生活节奏快,人口流动性也大,感冒这种流行病的传播也快,因此对这个药的需求也非常大,目前美辉制药公司的生产线要满足国内的需求已经有些困难,只能缩减出口规模。

        现在美辉制药公司在国外不少国家的销售市场已经铺开,可以加大生产规模、扩大产能,这就要投入资金新建厂房,唐小川考虑再三,还是成立集团公司,在集团公司之下再见礼几个制药厂,也是为了方便管理。

        如今美辉制药公司的几个药都在公司总部的生产车间生产制造,管理上比较混乱,扩大规模之后可以分开生产,也可以把中药和西药的制造分开进行。

        这份增加投资、扩大生产的计划书虽然是临时弄出来的,但这件事情也一直在唐小川的考虑当中,主要还是考虑到要让公司稳步发展,摊子不能一下子铺得太大,要不然他早就直接大把大把的砸钱了把这家公司做成一家集团大公司了,但摊子一下子铺得太大容易带来管理上的很多问题,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

        李主任看完投资计划书后笑着对唐小川说:“唐先生,你们有这么庞大的投资计划,市府方面也很高兴,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解决的事情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促成!这份计划书就先放在我这里,我还要拿给上头去看看!至于上市的事情既然对贵公司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那就先搁置在一边,市府方面也只是提提建议,你们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唐小川说道:“多谢领导们体谅!”

        “只是还有一件事情,恐怕需要唐先生帮帮忙了!”李主任又说了这样一句话。

        唐小川心说这个忙从你嘴里说出来只怕不是小忙,“李主任请说!”

        李主任起身走到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文件袋走过来递给唐小川:“唐先生看看这个!”

        唐小川接过文件袋打开,拿出一叠资料。

        李主任在旁边说:“唐先生,江城除了美辉制药公司之外,还有其他四家制药企业,其中一家就是这个华裕制药厂,这个制药厂之前是一家民营制药厂,因为其老板有违法经营的问题,还涉及到侵吞朝廷资产、职务侵占罪等一系列的犯罪问题,因此被逮捕了,法院判决有期徒刑十年、没收个人财产七亿八千万,这个老板在银行账面上当然没有这么多钱,因此这个华裕制药公司的产权就被官府接管了,市府接管之后派人经营,但没有什么起色,生产的药在同类药品这种的市场占有率逐月都在下降!”

        唐小川一边看资料一边说:“这个华裕制药厂我知道,当初我打算进入制药行业时还曾优先考虑过收购它来达到控股的目的,原来老板是不是叫齐慧?”

        李主任一愣,“唐总认识她?”

        “有过两面之缘,但是我还找她想要收购她的制药厂,但被她拒绝了,后来我收购了美辉制药公司,研发出了新金银花颗粒和喹丁多这两种药物,齐慧还找过我,想让我给她生产代理权”。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5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