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奶好大让我揉揉 熟睡后继子侵犯寡妇电影

时间:2021-05-15 15:46:06 作者:未知 阅读:

    咽了很大一口口水,宋三小保持着拿玉镯的手势,扭头,“月、月儿,你、你接过去,三、三叔不敢动了。”

        宋宛月抿嘴乐,故意不去接,“不就是一个手镯,三叔至于如此吗?”

        见她不动,宋三小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月、月儿,快别给三叔开玩笑,快、快接过去。”

        看他手抖的越来越厉害,宋宛月这才笑着接过来放回匣子里,宋三小啪的一声把匣子合上,双手摁在上面,狠狠喘了几口大气,“月儿,三叔给你说,这玉镯你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小心被人惦记上。”

        “只要三叔不惦记,家里没人惦记。”

        “我不是说家里人,我是说外人,甭管是谁,都不要让他看。”

        这么好的玉镯,谁看了都得生出占为己有的心思,得防着点,月儿还小,万一忍不住拿出去炫耀,就麻烦了。

        宋宛月还没答话,门被推开,宋奶奶大步走进来,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我说了,这些东西是给月儿的,让你不要惦记,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似不似?”

        门开的一瞬,宋三小已经惊的放开手,眼见着自己娘手里的鸡毛掸子朝自己招呼过来,忙抱着头往外跑,“我没惦记,我只是看看。”

        宋奶奶就要追着打,“看也不行,你再敢进月儿房中一步,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宛月拦下她,把盛玉镯的匣子拿起来,“这个匣子我留下,剩下的奶奶拿走吧。”


 

        里面有四匹布料,两匹上好的细棉布,两匹绸缎,还有几盒精致的点心,她刚才之所以没阻拦,让宋三小把东西搬到她的屋子里来,是因为要吃饭了。

        “这些都是鲜艳的布料,奶奶拿走也没用,还有这些点心,你留着饿了的时候吃。既然人家是给你的谢礼,那就是你的。”

        “我哪里用的着这么多?放在我屋里也是占地方,我帮着奶奶搬过去。”

        说着,宋宛月就要动手搬,宋奶奶哪里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孙女干这样的重活,当即喊,“老三,滚进来把东西搬出去。”

        宋三小刚跑到院中,气还没喘匀,闻言又赶紧回来,走到门口盯着宋奶奶手里的鸡毛掸子,“您、您把掸子撂下。”

        宋奶奶鸡毛掸子放下,宋三小才敢进来,去搬那几匹布,布很沉,他一下没搬起来,“娘也真是的,非得来回折腾,刚才直接搬您屋里去不就好。”

        “刚才吃兔子肉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多废话。”

        提起兔子肉,宋三小就心塞,他又是扒兔子皮,又是宰兔子的,到头来只吃到两块肉,“您还说呢,那两块肉连塞牙缝都不够。”

        “小叔搬完了,这盒点心给你。”

        宋三小顿时有了力气,一下把布匹抱起来,摇摇晃晃的出了门,月儿既然说给他就会给他,娘也阻止不了。

        果然,宋奶奶不同意,“这么好的点心给他吃了可惜了,月儿留着自己吃。”

        “这些点心都是新鲜的,放不久。正好一个屋里一盒,一会儿我给二叔和二婶送去。”

        宋家虽然比一般的人家日子富裕,可也不是多有钱的人家。老大宋林--月儿的爹,去县里卖猎物,偶尔会给宋宛月买一两块点心回来解馋,成盒的宋奶奶没有见过,自然也不知道这些点心放不住,有些心疼,“怎么就放不住呢?要不你就能多吃些日子了。”

        宋三小蹬蹬蹬的跑了回来,麻利的把剩下的东西搬去了自己娘屋里,宋宛月把刚才的那盒点心给他。宋三小接过,一溜烟的跑回自己屋里,咣当一声关上门。

        宋奶奶刚要数落,宋宛月已经拿起盛烟斗的匣子和一盒点心放在她手里,“这烟斗一看就是给爷爷的,奶奶帮我拿过去。”

        宋爷爷爱抽烟,自己用木头自制了一个烟斗,都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了,烟斗柄都磨光滑了。

        “这下你爷爷可高兴坏了。”

        等她拿着东西出去,宋宛月又提了一盒点心给宋树送过去后,剩下的一盒给自己娘提过去。

        许氏坐在炕上,面前放着做了一半的绣活,不知在想什么。

        “娘。”

        许氏抬头,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娘怎么了?”

        许氏眼神清明过来,看着自己的女儿,见她神情自若,没有任何的异样,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从她三岁时便教她认字,说不定是真的在哪本书上看过那样救人的法子。

        拍了拍自己面前的位置,“月儿过来娘身边坐。”

        宋宛月把点心放在桌子上,坐过去。

        许氏抬头摸着她的头发,刚要说些什么,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宋婶子,宋林大哥出事了!”

  宋家人全都跑出来。

        宋林被几个人用简易的担架抬进来。

        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右大腿上插着一个尖细的木棍,鲜血顺着早就染红的衣服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宋家人全都白了脸,许氏更是眼前一阵阵发黑。

        先头喊的人带着哭音,“宋大哥不小心落到陷阱里去了,我们不敢把木棍拔下来。”

        山上有他们设的陷阱,里面插了不少这样尖细的木棍,也得亏宋林身体灵活,落下去的时候尽量躲去陷阱的角落,否则现在人早就没气了。

        “老三,快去喊大夫。”

        宋三小顾不上应,拔腿就往外跑,心里着急,脚下一个踉跄,人咚的撞到了门框上,撞的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急忙扶住屋门,还没等身形稳住,又踉踉跄跄的往外跑。

        “宋大哥流血太多了,咱们这的大夫恐怕治不了。”

        村里的大夫治个头疼脑热的还行,这样重的伤治不了,只有县里的大夫能治。

        宋老爷子还算镇定,闻言又急忙吩咐,“老二,去套牛车。”

        宋树转身往牛棚跑。

        “不能去县里。”

        众人朝着宋宛月看过来。

        “我爹流了这么多血,恐怕撑不到县里,得立刻把木棍拔下来。”

        “不能拔啊,一旦拔下来,你爹他……”

        都是常年打猎的人,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旦把木棍拔下来,血止不住,宋林很快就会没命的。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71.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