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 王老板发廊嫖妓视频

时间:2021-05-17 16:34:53 作者:未知 阅读:

 周鼎嗯了声:“我会好好考虑的。”

        说话间,三人进入了篮球馆。

        周鼎下意识地看了眼观众席,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后他悄悄松了口气。

        也是,夏郁只说下次,并没有说今天。

        “周队,你在看什么?”巫乐注意到了周鼎的目光。

        周鼎这回淡定了许多,回道:“我看看夏郁来没来,他不是说要画我们吗。”

        巫乐道:“估计是不会来了,我上午问过他,他说他下午有社团活动要参加,而且他是社长,肯定得最后一个走。”

        周鼎点点头,感觉瞬间轻松了一大截。

        果然和巫乐说的一样,夏郁没有来,从他们开打一直到快要结束,都没有出现在观众台上。

        这次周鼎打得非常过瘾,因为临近期末加上天气严寒,上次内部对抗赛之后,来参加部活的人就越来越少,今天难得凑齐了十个人,可以分成两队打一场比赛。

        一直打到五点他们才停下,然后坐在场边再度说起了周末团建的事情。

        有说想去滑雪的,也有要去泡温泉的,还有说干脆周五就请假直接飞三亚,趁机票酒店还没涨疯之前去玩个三天。

        他们说着,周鼎就在一旁听着,他反正去哪都行。

        感觉缓得差不多了,周鼎拿起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放下后又拧开矿泉水瓶,同时从包里拿出手机。

        才看一眼,他就噗地一声猛咳了起来。

        他抬手挡住嘴巴,在其他人的目光中边咳边站起来往篮球馆里面走:“我有点事,咳,你们继续聊不用管我,待会巫乐也不用等我,你跟林凡他们先走。”

        “周队你去干嘛?”巫乐扬声问。

        周鼎摆摆手:“有点事。”

        说完转过头,闷声又咳了一会才停。

        他走进过道里,直到离开朋友的视线之后,才重新打开手机又看了眼。

        ——【夏郁:我在篮球馆三楼男厕等你,速来。】

        再看时间,是十五分钟前发过来的。

        周鼎看着这条微信,心想,该来的果然还是躲不掉。

        他呼了下气,收起手机大步往楼上走。

        -

        厕所在三楼的最右角,旁边紧靠着窗户。

        夏郁站在窗户旁,静静地看着窗外。今天天气不错,不但温度比之前高了点,还没有风,路上的人都悠闲地走着,不用急吼吼地赶回教室躲冷。

        可真是个不错的日子。

        身后传来脚步声,夏郁立刻回过头。

        ——他等的人来了。

        “社团活动结束了?”夏郁问。

        周鼎点了下头:“嗯,刚结束。”

        “那我们开始吧。”

        夏郁指了指厕所,“要进去吗?还是直接在这儿?”

        周鼎别开眼:“进去吧。”

        篮球馆一共三层,但使用频繁的只有一层和二层。三楼的内场里拉了几张球网,但用的人不多,偶尔才有人过来打打网球和羽毛球。所以三楼不光人少安静,厕所也比一楼二楼要干净得多,几乎没什么味道,地面也亮得能照人。

        进去后,夏郁又道:“进隔间?”

        周鼎点点头。

        夏郁选了最里面的一个隔间,进去后他没有急着关门,而是问:“你想坐着还是站着?”

        见周鼎不解,他又解释道,“隔间小,我们两个人中的一个肯定要坐在马桶上,你要是坐在马桶上的话,我就蹲着看,你要是站着的话,我就坐在马桶上看。你可以想一下选哪个。”

        周鼎想也不想道:“我站着吧。”

        坐着的画面只想一想他都觉得尴尬,甚至周鼎有些庆厕所的灯是装在最中间的,所以隔间里不怎么亮,阴影可以遮住他神情里的尴尬。

        “可以。”夏郁在马桶盖上铺了两张餐巾纸后坐下,“你把门关一下吧。”

        周鼎依言关上了门。

        一关上门,隔间里就更暗了,他又高,站在夏郁身前可以把他整个人都遮住。

        “衣服撩一下。”夏郁道。

        “嗯。”周鼎喉结动了动,伸手拉起了篮球服。

        没了衣服的遮盖,肚子那一块就有些凉嗖嗖的,但很快就不凉了,周鼎只觉得热和紧张。

        因为夏郁的脸几乎贴上了他的腹部!

        他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所有的呼吸,一下一下的,非常轻,带着一点温热扑上他腹部的肌肤,催生出一种细微却让他感到危险的痒。

        “有点暗……”夏郁轻声道。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模式。

        见状周鼎一下攥紧了撩衣服的手,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兀自忍耐着,嘴唇紧抿。

        “你居然有八块腹肌。”

        夏郁轻叹了声,“我们之前的模特都只有六块,而且你的体脂很低,肌腱的分布也很对称,肌肉有隆起感但不夸张。”

        最后他点点头,总结道,“很漂亮,练得非常好。”语气平稳,神色正经,像在研究某个学术问题,而不是观察另一个男人的腹肌。

        周鼎觉得嘴唇有些干涩,他道:“看好了吗?”

        “可以摸一下吗?”

        夏郁抬起头,乌黑的眼睛干净又清澈,他语气认真道,“我想知道肌肉的纹理。”

        周鼎沉默了好几秒才干巴巴地嗯了声:“摸吧,快点。”


 

        说完别开头,像纵容,又像放弃挣扎。

        “谢谢。”夏郁礼貌道谢,但手却一点也不礼貌地整个按了上去。

        周鼎“嘶”了一声,条件反射地缩起了腹部。

        ——夏郁的手太冰了。

        夏郁忙收回手:“对不起!”

        又道,“你等我一下。”

        说着,夏郁把左手举起摊开,然后低头朝上面吹气。

        裹挟着体温的风吹到手心,又透过手掌的缝隙抚在周鼎的腹肌上。夏郁眼尖地看到,周鼎垂在身侧的那只手握成了拳头。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又把手心在另一只手的手背上搓了搓,然后再次贴上去:“还冷吗?这样可以吗?”这次他的动作轻了许多。

        周鼎没有看夏郁,他侧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闻言只含糊地“嗯”了一声。

        很害羞啊。

        在周鼎看不见的地方,夏郁小幅度地勾起嘴唇。

        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周鼎的腹肌清晰地呈现在夏郁眼前。

        指腹轻碰上去,触感和想象中一样丝滑,手指可以在上面轻巧地游走。

        就是有一点可惜,不能用力摁。

        否则在上面留下几个粉色的指印,应该会显得更加漂亮诱人。

        如果有机会……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过了会儿,夏郁问:“你刚打完球吧?应该打得挺激烈的。”

        周鼎问:“能看得出来?”

        夏郁轻嗯了声:“你的肌肉很热,到现在温度还没有降下多少,而且我闻到了一点汗味。”

        耳朵染上热意,周鼎有些尴尬:“很难闻?”

        “不会,不难闻。汗本身是没有味道的,只有当它和皮肤表面的细菌混合之后才会产生味道。你身上很干净。”

        周鼎哦了声,又问:“好了吗?”

        “马上,我再看下人鱼线。”

        周鼎:“……”

        他咬紧了牙。

        人鱼线的位置靠下,敏感度比腹肌更高。

        微凉的手指刚在上面落下,周鼎就感觉到脊背在瞬间僵硬了起来,羞耻感再也压不住,奔腾着从心里蔓延到四肢百骸。

        周鼎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热度,耳朵更是有些发烫。

        好在夏郁没有用手电筒照他的脸颊,这样他还能让阴影做他最后一块遮羞布。

        他侧着脸,不想让夏郁发现自己的羞赧。

        可眼睛不看,其他感官就变得愈加敏锐,他不光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脸颊上的热度,还能听见胸口快要蹦出来的心跳。

        周鼎干脆闭上眼,默念起了清心咒。

        他儿时大部分时间都跟爷爷奶奶住一起,他们都信佛,于是他也耳濡目染,不光学会了折元宝,还会背一些佛经。

        夏天爷爷奶奶不爱吹空调,而他年纪小火气旺,不开空调睡不着午觉,他们就会让他在心里念清心咒。

        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念着念着,心就静了,就不会觉得热了。

        可现在……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然后是什么?

        他想不起来了。

        佛祖也帮不了他了。

        佛经在脑海里消失,里面只剩下一双轮廓分明的手。

        他记得夏郁的手长得非常好看,指骨修长,骨节纤细,因为经常用护手霜的关系,所以皮肤是肉眼可见的白净细腻,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他分辨不出是什么味道,但很好闻。

        这个味道……

        会沾到他身上吗?

        一想到这个,耳朵就变得更热。

        明明打完球有一会了,可身上还是又一次冒出了汗。

        他的背不知不觉地贴到了身后的门板上,嘴唇紧抿,手也死死地攥起。

        “好了吗?”周鼎又一次问道。

        “再等一下。”

        周鼎再次吸了口气。

        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像一把弓,他的腹肌就是弓弦。

        弓弦可以搭载锋利的弓箭,可以承受百斤的力道,但却禁不起手指轻轻的撩拨。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318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