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摸下面很爽H文 超短裙真空露出小说h

时间:2021-10-20 11:11:05 作者:未知 阅读:

    ?“行行行,放心吧!”程越霖听罢,只是随意掀了掀眼皮,语气带着些许的欢愉。

    听着男人的应答,权温书虽说心中依旧担忧,但是至少也算是有些缓和,毕竟盛引之答应的事,都会做到。

    便收拾好了药箱,放回原位。

    借着这个时间,盛引之将手机拿起,对着自己被包扎过的手拍下了一张照片。发送给了之前打电话过来的队友。

    “队长,你这是?”

    瞧着手机屏幕上对方飞快的回应,盛引之很是满意,虽说因为这个人竟然拿着手机给上面的人接听让自己措手不及,但是现在,他的心中只有想炫耀的心思。

    “你嫂子包扎的,其实就一个小伤口,心疼我,没办法。”

    盛引之面不改色,打完这些字,直接发送。

    “……真好看。”

    看着上面的评价,盛引之抿了抿唇,心情颇为愉悦。

    看着权温书已经走了过来,这才按灭了手机,跟着女人一同回到了餐桌上。

    因为一只手被包扎着,权温书也是好心地给盛引之先盛上一碗汤,桌子开启了保温功能,倒是没有冷却,依旧冒着热雾。

    看着放置在自己桌前的这碗汤水,盛引之很想再拿起那手机拍下,但是碍于权温书害羞,还是硬生生地忍住。

    直至两人终于吃完了饭,盛引之站起,阻止了女人想要收拾的动作。

    “你去休息休息,我来。”

    “你手……”

    “没事,我扔洗碗机里就好!”

    说着,便率先端着两个人的碗离开。

    无奈,权温书也听从,直接走到了大厅,很快便和手机那边的薛丁玲聊了起来。因为盛笃行外出工作,这些日子,权温书和薛丁玲的联系越发地密切,不知不觉间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见状,盛引之也不打搅,默默地端着盘子走向了水池。

    将放在兜中的手机拿出,对着已经清空的盘子拍了一张照,再次发送给了队友。

    “队长,怎么了?”

    依旧恢复地很快,盛引之很满意。

    “嫂子很满意我的手艺,都吃完了。”

    “队长真棒!”

    手机另一边身为盛引之的队友,他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秀恩爱方式,心中不由地开始怀念当初还没有结婚时的队长,冷漠睿智,寡言少语,虽说和队里的人少有交流,但是都他们的关心也算是无声无息,队里的人都很敬佩尊重。

    但是今日,他似乎是看到了队长的另一面。

    他有点害怕,很想假装没有看到手机,但是身为队员的习惯性,依旧很快地恢复,这让他很是懊悔。

    果真,看到了队友的夸赞,盛引之继续打字道,“我准备洗碗了。”

    “不是手受伤了,怎么还自己洗?”

    等的就是队友这句话,盛引之两只手飞速地在屏幕上跳跃。


 

    “没办法,你嫂子也想让我用洗碗机,但是我这不是强迫症吗,毕竟你嫂子吃过的碗,怎么能够任由别的东西触碰!”

    直至这句话发送,那边的队友神情瞬间凝滞,什么时候,自己那个睿智的队长变得这么幼稚了?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回应,盛引之微微蹙眉,将手机扔在了一旁,心情依旧很好,毕竟恩爱也秀了。

    等到他将碗筷都整理好,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才看到那条姗姗来迟的回复。

    “队长,你真厉害。”

    走心的夸赞对于盛引之来说很多,今日的夸赞更是让他心情愉悦,想着,等自己明日回到了队里,一定会好好地奖赏一下这个小子,就先来个十公里越野吧,毕竟时间有限,马上就要出任务,若是觉得不够,回来了再继续奖励!

    这样想着,盛引之也不再搭理队员的信息,走出了厨房。

    只是在门口的时候,脚步猛地顿住,举起手机,对着权温书坐在沙发上的背影拍了一张。

    屋内带着些许晕黄的灯光照在身上,柔和了气氛,让权温书即便是一个背影,也能够显露出无尽的柔和。

    看着手机上停留在和队友的聊天界面上,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炫耀的心情,将照片发了过去。

    “真好看,你觉得呢?”

    “是的!嫂子真漂亮,和队长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队友竭力地表现。

    盛引之很满意,“嗯。”

    很矜持地打了一个字外加一个句号。

    队友心中一颤,开始猜测,莫不是自己的夸赞没有到位?

    “队长我真羡慕,您和嫂子真是恩爱!”

    原本还想要收起手机的盛引之见长,微微仰了仰下巴,眸中满是得意和骄傲,看向权温书的眼中却又很快变换,带着无尽的爱意和痴情。

    “那是,羡慕不来的。”

    随即也不管队友的恢复,直接按灭了屏幕,装进兜里,走向了权温书。

 天还未亮,盛引之便已经收拾好,看着躺在床上不想起身的权温书,终究是没有忍住,凑在了她的旁边,“温书,最晚一周,我就回来。”

 

    “唔,嗯!”

    权温书的声音带着些许懒散,只是轻哼一声,就已经让盛引之难以把持,眸色深幽地看了眼还带着起床慵懒的女人,真就是强硬地撑着身子站起来,“那我先走了!”

    “好!”

    此时的权温书早已回过神来,睁着眼看着盛引之,满眼的不舍和担忧。

    盛引之觉得自己若是再待下去,恐怕就要迟到,不再多言,转身离开。

    行至大门,就听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连忙回转过身,看到的便是急匆匆赶来的权温书,赤着脚,神情紧张,在看到盛引之脚步顿住后,猛地扑过去将从男人的身后将其抱住。

    “引之,平安回来。”

    良久,也只是瓮声瓮气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被抱住的盛引之无奈,心中何尝舍不得,甚至想过要不要提前退休这种事情,但是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这份工作是自己的所求,也是兴趣所在,若是离开,还真是不知道会去做什么。

    沉了沉声,坚定出声。

    权温书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强撑着,缓缓松开了箍住男人的手,目送着盛引之离开。

    之后便是无声的等待,一日又一日,权温书知道,在男人执行任务期间,必定是不会有什么联系,何况在离开之时,就说明了时间,最晚一周,恐怕是要男人拼了命才能够达到。

    权温书不敢去打搅,只能够重复着每日的生活,一早便去了公司,想要在工作中忘却对盛引之的担忧。

    在这样的日子下,盛引之离开的第六日,原本是想要去工厂的权温书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便瞬间变了脸色,急匆匆地驱车转变了方向,在拥挤的车流中硬生生地开出了一条道路。

    医院

    盛引之只是坐在椅子上,垂眸沉声看着护士在自己的肩上清创,不断地有鲜血流出,但是却不见男人皱眉,那模样,似乎受伤的并不是自己一般。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886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