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黄的肉辣文小说 想你想的都要满出来了

时间:2021-10-21 10:47:42 作者:未知 阅读:

        姚大夫想要让她拜自己为师的话没法说出口,毕竟她和少爷定了亲了,与身份上说不合适,可若是她自己提出来就没问题了。

        偏偏宋宛月还没领会他的意思。

        “没什么。”

        姚大夫泄气的把枕套重新打开。

        “你去喊一名小厮进来,我们……”

        话没说完,一眼看到了在院中的小四,朝他招了招手。

        小四走进来。

        姚大夫指着他面前的凳子,“坐下。”

        小四不明所以,乖乖的过来坐下。

        “手伸过来。”

        小四把右手放在桌上。

        姚大夫将他的袖子推上去,一手抓住他的手,一手取了银针,“针灸之术讲究认穴要准,下手要轻……”

        小四这才知道是要在他身上扎针,吓得声音都变了,“姚、姚、姚、姚、姚……”

        “别说话,否则我落针就不准了。”

        小四吓得全身都绷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姚大夫手里的银针,在针尖刚碰到自己的皮肤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姚大夫吓的手一抖,银针扎偏了,鲜血顺着针尖流出来。

        姚大夫,……

        “怎么了?”

        顾义原本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听到这一声惨叫从椅子上弹起来,快步来到屋中。

        “少、少爷。”

        小四带着哭音的回头,“我要被姚大夫扎死了。”

        姚大夫气的嘴角直抽抽,一下将银针拔出去,“死什么死?流这点血,离死远着呢!”

        “少爷……”

        小四求救,他最怕针了,从小就怕,少爷是知道的。

        顾义眨眨眼,目光落在姚大夫带血的银针上,“那个,小四啊,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给你做。”

        小四,……

        挣扎着想要说话,姚大夫已经一把嫌弃的推开他的手,“去去去,有多远滚多远。”

        小四从来没有觉得这句话这么好听,高兴的喜极而泣,“口不择言”:“多谢姚大夫放过我,您放心,以后少爷那边再有什么新鲜的吃食,我一定偷过来给您吃。”

        好想把银针扎在他脑袋上。

        ……

        县城集市上。

        眼看着快要到中午了,宋三小动作麻利的把桌上的所有的碗筷收下去,洗好,放在一边备用。

        边在围裙上擦着手边走到刘翠兰身边,“二嫂,我该去给镖局送麻辣烫了。”

        刘翠兰不疑有它,很快做好,让宋树搬到套好的牛车上。宋三小高兴的赶着牛车来到镖局门口停下。


 

        门口值守的人立刻闻到了麻辣烫的香味,顿时眼睛一亮,大步上前来,弯腰就要搬盆子,“给我吧,我……”

        宋三小挡住他的手。

        值守的人诧异的抬头。

        宋三小慌忙收回手,堆着笑道,“我二嫂吩咐了,一定让我交到齐姑娘手中。”

        “不用,我搬进去后给她说一声就行。”

        说完,这人再次俯下身。

        宋三小来这就是为了见齐英,他已经都两天都没见到人了,心里想的很。

        再次拦下,“真不行,我二嫂那人脾气你不了解,如果我回去说没见到齐姑娘,她非得拿着板凳满集市追着我打不可,您还是让她亲自出来一趟吧,几步路的事,麻烦了。”

        他说的客气,值守的人也不好再强硬的去搬,说了句“你等着”,就跑进去喊人,不过一会儿就回来了,站在门口没有过来,不舍的看着牛车上的麻辣烫,“师姐说了,她已经吃过饭了,还有啊,今日的麻辣烫你拿回去,以后也不许再送来了。”

        “为什么呀?”

        宋三小脱口问。

        值守的人摆手,“我也不知道,你还是走吧,以后别来了。”

        宋三小恹恹的赶着牛车回了集市上,把牛栓好,有气无力的把盆子搬下来,放到桌子上。

        刘翠兰看着不对劲,走过来打开上面的盖一看,麻辣烫还好好的在里面呢。

        “怎么回事,怎么又拿回来了。”

        宋三小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我怎么知道?明明前天还好好地,今天就不要了,还说让我们以后再也别送了。”

        学了多半天针灸,宋宛月熟练的掌握了要领,看天色差不多了,便坐着马车回了家。

        地基上的人还在干活,个个干劲十足,宋家的人中午没有管饭,说每人一天再多给五文钱。

        本来干活的人心里还不舒服,就算是去县里干活,那最抠的人还给准备两窝头呢,一听多给五文钱,顿时都高兴了,一个比一个卖力气。

        “月儿回来了。”

        刘翠兰提着一陶罐水从院里走出来,要给干活的人送过去。

        话落,便看到远处来了一辆牛车,赶车的人看上去像是她的哥哥。她惊讶的迎上去,看到了牛车还坐了人。

        “娘,大哥,你们怎么来了?家里出什么事了?”

  刘福把牛车停下,跳下来,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没什么事,就是娘,娘她……”

 

        “娘怎么了?”

        刘翠兰快步过去。

        她娘已经从牛车上下来了,“我没什么事。”

        刘翠兰微愣了一下,天快黑了,如果没什么事,自己娘和大哥这么晚来做什么?

        翠兰娘拉住她的手,看了眼不远处的宋宛月,压低声音,“娘是听说了你们家要招工的事,才让你大哥带着过来的,你看看能不能让你两个哥哥和嫂嫂过来干活?”

        刘翠兰有两个哥哥,她是老小,自小被一家人宠着长大,两个嫂子进门以后,也爱屋及乌。她嫁给宋树这些年,娘家不仅没有要过她什么东西,反而还搭了她不少。

        “娘您说什么呢?”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890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