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要好深好爽要到了 快穿女主放荡无耻肉np

时间:2021-10-21 13:55:24 作者:未知 阅读:

    闻言,有人立刻大声附和:“最关键的是,他还非得逐字逐句的跟我讲解《陋室铭》每一句话的含义——难道我堂堂一水木大学的古文教授还不懂《陋室铭》里的意思?”

    “他跟你讲《陋室铭》的意思,可是跟我讲得就是书法了。”

    想到那些时日被李文长带着《陋室铭》登门拜访所支配的恐惧,赵庆宁苦笑一声:“他是真的一笔一划跟我分析这一笔怎么好,那一笔怎么棒……末了还不算完,非得让我也写一副《陋室铭》,然后比较两副字哪个更好。”

    “不为人子,不为人子!”

    听到李文长竟然在赵庆宁这个书法大师面前如此蹬鼻子上脸,一群人顿时同仇敌忾起来。

    “阿嚏!”

    听到李文长打喷嚏,陆柯赶紧问道:“爸,你是不是起得太早有点着凉了啊,要不我去给你找些热水吧。”

    “找什么热水?”

    李文长却是摆摆手,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我现在好得很,别任何时候都要好。”

    看着李文长那激动的仿佛要跳舞的样子,陆柯摸摸鼻子,暗暗点了点头。

    他知道,当初自己给他写了《陋室铭》后被对方拿着四处炫耀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李文长对于‘炫耀自己’竟然比炫耀《陋室铭》还要激动。

    “对了,爸,赵庆宁老师为人怎么样,好不好接触啊?”

    陆柯随口问道:“等会儿见面之后,我要不要注意些什么?”

    “不用,你赵叔叔的性格好得很。”

    李文长笑着摇摇头:“不只是他,就连今天其他那些人,也都是些脾气秉性很好的人,是那种从来不在人背后说坏话的——刚才我为什么打喷嚏?肯定就是他们在夸我!”

    “哦,那就行。”

    陆柯点点头,并没有意外。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文长本身就是一个很好接触的人,能和他成为朋友的,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两人正说话间,便来到了赵庆宁的别墅。

    看到李文长,别墅的门卫笑着招呼道:“李教授,您来了,里面请。”

    李文长对门卫含笑点点头,带领陆柯进入别墅。

    这是一栋全封闭式的四合院结构别墅。

    四合院上方有一层玻璃棚顶,因此虽然外面北风猎猎,可是进入院中之后,立刻便觉得温暖如春。

    两人来到院中,还没等开口,就听到客厅中隐隐传来人们交谈的声音。

    “等会儿来了一定要给李文长一个好看!”

    “没错,等会儿咱们一定要报仇!”

    “让他知道,女婿写的一手好字,和他自己没有一毛关系!”

    “就是这样!”

    听着屋内隐隐约约的声音,陆柯眨眨眼,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文长。

    只见李文长此刻的表情也是一片震惊,眼中又羞又恼,尤其是想到刚才自己才跟陆柯说的‘赵庆宁等人全都是好人,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的话语,李文长脸上更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紫。

    片刻后,就在陆柯想着要怎么安慰一下老丈人时,便听李文长突然爆喝一声:“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一边大声骂着,李文长一边向屋里快步赶去。


 

    尽管知道刚才的话语一定是几人在开玩笑,陆柯还是忍着笑跟了过去。

    屋内的几人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等人的交谈竟然被李文长给抓了个现形,看着李文长那气呼呼的模样,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好哇,刚才我在路上的时候还跟陆柯说你们几个的好话,结果扭过头你们就在背后编排我——”

    说着,李文长抓着陆柯手臂,道:“走,咱们回家!”

    陆柯一眼就看出李文长是在装腔作势,不过他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对着屋里几人歉意一笑,也一起向外走。

    赵庆宁等人哪里不知道李文长是在故意拿捏?

    但是他们毕竟被李文长抓住了小辫子,当即赶紧起身纷纷跟李文长陪着不是,把他留了下来。

    “哼,我告诉你们,要不是今天陆柯在这,我一定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李文长本来就没想真的走,于是推辞两下后就重新回来,先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后,这才笑着对陆柯道:“陆柯,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赵庆宁大师。”

    “别大师不大师了,”

    闻言,赵庆宁赶紧一摆手:“虽然陆柯年纪小,但是要说书法水准,我们几个还不一定能比得过他,在陆柯面前说我们是大师那是羞辱我们——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陆伯伯就行。”

    “陆伯伯言重,我给您拜年了,祝您春节快乐。”

    听出赵庆宁言语里的真挚,陆柯对他生出一抹好感,这年头,能够坦诚自己不如别人的人可不多。

    赵庆宁之后,李文长又把另外几人介绍一遍,分别是杜嗣泰、古健新、温从思,以及楼处玄。

    这几人都是书法圈鼎鼎有名的大师,全都获得过书法界最高大奖‘玉兰奖’。

    陆柯一一与他们见礼。

    众人也丝毫没有因为陆柯年纪小就看轻与他,也是以近乎同辈的礼节对待。

    互相认识之后,几人这才分宾主落座,谈笑聊天。

    片刻之后,古健新眼珠一转,指着李文长笑道:“老李,你不觉得你坐在这,与我们有些格格不入吗?”

方醉又道:“盟主。您身体不方便,还是在家休息吧,店里我们看着就行了。”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8956.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