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还有救吗1v1 宝贝…让我亲你下面视频

时间:2021-10-26 14:11:26 作者:未知 阅读:

    张子商不愧是练舞的,动作也快,章依曼第一次进攻差点被他防了下来,但半个气锤依然落到了张子商的脑袋上,所以判他输。

    “很好很好!差一点就防住了!”姜绮捏这张子商的肩膀,像教练一样指导队员。

    张子商深呼吸,背水一战。

    第二轮开始,张子商超水平发挥,真的防住了章依曼的进攻,等到又一次石头剪子布的时候,他出剪刀胜出,快速用气锤敲中章依曼的脑袋。

    一比一平,到达了赛点。

    张子商和姜绮相拥着庆祝,仿佛他们已经赢了。

    章依曼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年轻人,眼神慈祥,这就是她想看到的画面啊。

    看着他们,章依曼这一次触景生情就很自然,很顺利。她想到了以前自己和大叔在游乐园的那次,他们第一次拥抱。她至今还记得那时用心脏感受心脏的体验。

    章依曼十分感动,然后打定主意拿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劲头,赢下这场比赛。

    到了最后一个回合。

    章依曼和张子商严肃地把双手藏于身侧。

    现场围观人员屏住了呼吸,心跳很快,准备见证历史。

    “石头、剪子、布!”两人一起喊。

    章依曼出的是布。

    而张子商出的是剪刀。

    张子商狂喜,但是当他把手伸向气锤的时候,眼前的气锤突然被别人拿走了。

    只见章依曼把气锤一拿,迅速敲了张子商的脑袋一下。

    张子商懵圈了。赢的明明是我才对啊,我怎么被锤了……

    “啊,我以为是我赢了。”章依曼憨笑一声,把气锤一放,重新拿起了不锈钢锅。

    林雨点头表示情有可原,手一挥宣布:“这局不算!”

    张子商用颤抖的嘴唇呢喃道:“太脏了……太卑鄙了……”

    张子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当又一局开始的时候,张子商输了之后,也不管不顾地把手伸向了气锤。

    “呯!”

    张子商看了看手里的气锤,魂不守舍地摸了摸脑袋。

    只见眼前章依曼拿着不锈钢锅,憨笑着说:“气锤被你拿走,所以就不小心顺手用锅敲你了。”

    两人各记技术犯规一次,进行最后的对决。然而此时张子商已经心态全无,他不知道下一秒会被眼前的哪个敲到脑袋,于是理所当然地输掉了赛点。

    所有人都欢呼着章依曼的胜利,张子商和姜绮可怜兮兮地凑在一起,一脸迷茫。

    章依曼终究是不可能真的把张子商逐出师门、把姜绮开除“集团”的,而且两个游戏之后,她感觉才刚热身结束,现在状态正好,“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好了。”

    张子商和姜绮喜出望外,手牵着手战友一样搀扶着起来,发誓要打最后一场战。

    结果这【最后一场】一比就是三场,什么你画我猜,什么蒙眼套圈,什么一边规定时间内回答问题一边踢毽子,比得张子商和姜绮心力憔悴,毫无招架之力,自尊心碎了一地。

    “我累了,你们快点赢我啊。”

    “比完这一场我要去吃饭了。”

    “算了算了,就让你们赢好了。”

    章依曼这样催着张子商和姜绮赶紧赢她,结果她每次又都在游戏里竭尽全力,不肯输掉。

    “啊啊啊!”张子商和姜绮算是看出来了,原来被玩弄的不是游戏,而是他们俩。他们放弃了,往草地上一坐不肯玩了。“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完全没有大人的样子!”,“一点都不知道要让着晚辈!”

    眼看天色已经黄昏了,章依曼满足了胜负欲,使两个年轻人变亲近的目的也达到了,接下来也不打算留他们吃饭,就想着是该结束了,“今天玩得很开心,有机会再继续。”

    张子商和姜绮理都不理章依曼,跟小孩子赌气一样。

    “等下带你们去找大叔哇。”章依曼笑眯眯的,巴掌打完后又给了粒枣。

    张子商和姜绮有些意动,但忍住了没说。

    “他这次是去唱歌的咧。”章依曼说。

    这下不仅是张子商和姜绮咬到了枣上,林雨也兴奋起来。

    “师父不是退出歌坛了吗?”张子商惊讶地问道。

    “是呀。”章依曼点头。

    “那他……”

    “你等下跟我去就知道了。”章依曼也不解释,只是带着画板,就回到了屋子里,然后洗了个澡。

    当章依曼准备好一切再出来的时候,整个节目组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贾伦斯拿着宝贝剧本已经回去了,应该是去公司纠缠夏原了。

    章依曼和张子商姜绮坐到了一辆车里。章依曼喜欢开车,就把张子商赶到了后面,自己坐进了驾驶位。

    车子往市中心开去。大概是之前的游戏玩累了,大家聊了一会儿之后,车里渐渐的就安静下来。张子商和姜绮实在太困了,先后入睡。章依曼不怎么困,但一个人开车难免寂寞。她缓慢行驶着,随手打开手机,把车内音响连接到自己的歌单,随机放出一首,恰好就是《夕阳之歌》。

    车外,远处的斜阳正在慢慢沉下去。车子跑在路上,就像是徒劳地在追赶着黄昏。

    难得欣赏的晚霞让人沉醉。

    章依曼每分钟都被标注了价值之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注意过夕阳了。但两个多月前退休后,她跟着韩觉经过了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风景,她才终于感受到,单纯让时间流走而不感到焦急的日子,有多美好。

    “【漫长路骤觉光阴退减,欢欣总短暂未再返,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音响里这样唱着。

    章依曼轻轻跟着哼起了这首《夕阳之歌》。

    平淡的日子她已经试过了,感觉很好。只要是和她的大叔一起的话,以后就算再过个几十年也不成问题。

    章依曼这样想着,挂着笑容,把车子开得更慢更稳了。

    一路安稳地到达目的地。

    章依曼把姜绮和张子商唤醒,跟他们说到了。

    张子商揉着眼睛往窗外看,他们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露天停车场。酒店的规模只能说还好,不是魔都最豪华的那种。

    林雨带了几个人先去跟酒店的经理进行交涉,获得拍摄许可之后,才带着保安回来,保护着章依曼他们从车上下来。

    “师父在这里?”

    面对张子商他们的疑惑,章依曼这才开口,慢慢地说着为什么要来这里找韩觉:“前年的时候,我跟大叔在琼省遇到了《姜餐厅》,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大叔的粉丝。”

    然而章依曼只是提了个开头,作为韩觉的头号粉丝的姜绮,立马就想到了后面的内容。她清楚记得,节目里的那个粉丝向韩觉讨要签名,那个粉丝很不喜欢学习,但被韩觉叮嘱了要好好学习,说是,如果考上重点大学的话……

    “师父说,如果那小姑娘考上重点大学的话,他就满足一个愿望!”张子商惊讶开口,显然他也记得这茬。

    “好羡慕啊!”姜绮是真实的感到羡慕了。

    林雨也握着拳头,一阵羡慕嫉妒恨。她心想今晚之后,这小姑娘绝对要成为韩觉粉丝群里的“公敌”了。把偶像请来升学宴唱歌,这多有牌面啊,喜上加喜,简直可以说今晚就是人生里的高光时刻了。

    “不是噢。”章依曼突然转头对大家说了一句:“那小姑娘的愿望还没有使用。”

    “没有使用???那……”

    “大叔他一直有关注那个小姑娘的学习情况,打听到高考成绩后,他就自己过来了。那小姑娘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章依曼笑着皱了皱鼻子,说:“所以你们总觉得大叔对粉丝冷漠,不会宠粉,其实不对噢。大叔是很温柔的,他只是不喜欢表达出来而已。”


    别说姜绮和林雨了,节目组和酒店的工作人员此时都感觉自己的心脏要受不了了,想立刻入韩觉的粉籍,也想这样被偶像宠粉。

    章依曼一伙人被保安和工作人员掩护着走进了楼道,一路上还布置战术——《我恋》节目组的人先在小包厢待定,等到韩觉登台演唱了,他们再进去拍摄,以免打草惊蛇。至于章依曼和张子商姜绮,等会儿就跟林雨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带手持摄像机先进去拍摄,在角落新布置出来的一桌坐下,伪装成客人。

    章依曼和张子商他们经过简单的乔装之后,开门进到里面,没引起多大的注意力,坐下就开始吃,好像真的客人一样。计划开展得很顺利。当然,这一桌的费用是节目组自己出钱的。

    宴会厅的前方有个舞台。如果办的是婚宴,就会有新娘和新郎在上面举行仪式。但今天办的是升学宴,所以舞台空空的,也没经过装扮和布置。

    正当宴会厅里的各位吃得心情愉快,相当放松时,一个司仪一样的人突然走到了舞台上。举行婚礼仪式时才用到的聚光灯,打在司仪的身上。

    章依曼他们知道即将发生了,一个个连忙停下筷子。厅里的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觉得莫名其妙。

    “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李清瑶同学的升学宴。”司仪在舞台上,面色发红,双腿哆哆嗦嗦在颤抖,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的紧张感了。他原本是楼上婚礼的司仪,但人新娘没来,他觉得这一天过于倒霉的时候,酒店突然找到了他,给他介绍了另一个工作。当他在后台见到那一位的时候,他觉得今天其实是自己的幸运日,职业生涯的巅峰莫过于今晚了。

    一通开场词之后,司仪很快进入正题。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清瑶同学去琼省的时候,录了一档综艺节目。”司仪一说,台下很多人都笑了起来。当时节目播出后,今晚升学宴的主人公李清瑶立马成为了学校名人,校外的人都专门来看她,就她的时候都叫【那个跟韩觉打赌考重点的】。

    李清瑶捂着脸,问一旁父母,怎么安排这样一个环节。

    然而李清瑶的父母也摇头,说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根本没准备过这个环节。

    台上司仪还在继续。

    “当时清瑶同学跟韩觉打了个赌,赌自己能考上重点大学。现在虽然还没拿到录取通知,但分数已经出来,进重点绰绰有余。他完成了赌约,两年时间,从成绩倒数的厌学少女考入重点大学,实在是了不起!”

    厅内响起一阵掌声。

    “我不知道清瑶同学还记不记得这个赌约,但有个人,一直记得这个赌约。这个人这两年一直有关注着清瑶同学的学习情况,得知高考成绩足够进入理想的大学,他很是开心。听到清瑶同学要办升学宴,他今天也来到了现场,想要问问看你的愿望是什么,希望早点还愿。”

    现场突然四面八方传来各种惊疑不定的“不会吧!”、“不是吧”、“真的假的”、“不可能的啦”……

    李清瑶也预感到了什么,十分激动,捂着嘴站了起来,满眼的难以置信。她感觉听到高考成绩的那一刻,都没有现在这样让人激动紧张。她看向司仪的眼神里,满是【你最好别是在耍我】的警告。

    司仪感觉有点怕怕,但转念一想,根本不慌。他笑着把手一扬,说:“对,这个人就是韩觉。”

韩觉是迎着众人不信任的目光走出来的。聚光灯白晃晃地照在他身上。一身宽松的浅色亚麻衫和休闲裤,脚踩板鞋,散着一头造型随便抓了两把就完事的中长发,整个人像是刚吃完晚饭下楼去溜达一圈助助消化,弄得在场众人还以为酒店方请到了一个很像韩觉的模仿达人。

 

    然而外形可以相似,但那气质是无法复制的,那份被千万粉丝仰慕的气态是无法复制的。当韩觉轻盈又平稳地从舞台的侧面走到中间,从容又浑然地挥手打招呼时,众人才恍然明白韩觉是真的来了。

    “我天!”大厅里四面八方都有惊呼声响起,但掌声却很少,因为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去拿手机,拍照的拍照,录视频的录视频,仿佛看到传说中的水猴子。

    酒店的服务员们收到消息,从四面八方钻了进来,数量几乎和客人相当。

    一些老人家对韩觉了解不多,对不请自来打断了宴会的韩觉很不满,但一听说李清瑶就是因为韩觉才靠得这么好,再一听说韩觉是个价钱不菲、并且有价无市请也请不来的明星之后,老人家便也开心起来,直说韩觉是个好孩子。

    李清瑶哭得停都停不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狠狠地落了榜。

    她上一次哭得这么惨,还是两个月前听到韩觉退出歌坛的消息的时候。

    自打和韩觉约定后,她第二天就开始洗心革面,从初中的知识点重新学习,两年要补上其他人六年的课,使她觉得每天都像在地狱里挣扎,梦里都在做题,而且还是错的。不知多少次想过放弃,但一心想着要让韩觉大吃一惊,慢慢地也就一直坚持了下来。再苦再累的时候,只要听韩觉的音乐,看韩觉的节目,她就能浑身充满电量,继续投入试卷地狱。她的生活习惯至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无论走到哪都捧着书或习题集,就连周末陪朋友去唱歌去网吧都要见缝插针做几道题。当成绩可见地开始提升后,周围所有她认识的人,对她的态度也一点一点发生了改变。那些目光是钦佩和叹服,不再是厌恶和不屑。之前嫉妒她的人依然嫉妒她,只不过这些人从嫉妒她和漂亮,变成了嫉妒她的决心和毅力。这些外在反馈还是其次,最让她难忘的是,关于未来,她竟然有信心去规划,再也不像过去那样一提起就沉默,或者逃避思索。她觉得就算最后考不到重点大学,完成不了赌约,她也会感激韩觉,照样会一直喜欢韩觉。

    当韩觉陷入黑客事件的旋涡时,李清瑶在学校也遭遇了嘲讽,但她忍住了没有跟任何人争辩。她只是更认真地投入了复习,打算用自己的方式支持韩觉。然而她突然有天听到韩觉被证明了无辜,黑客被缉拿归案的消息,正高兴着,接着又听到了韩觉退出歌坛的消息。当时她处于备考的紧要关头,上网看完了韩觉在演唱会上的告别,难过得几乎没了心思复习。她也赌气地想过干脆随便考考算了,毕竟履行赌约的人都不见了。但两年下来,她已经明白读书是为自己读的,最后她也只是肿着眼睛在韩觉微特里留言,然后继续复习。她的留言是讲,无论韩觉什么时候复出,她都会等,等着以后有机会见到韩觉的时候,一定要当面跟他说,是他改变了她的人生。

    但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突然。

    李清瑶从未奢望过韩觉能记得她,以至于看着眼前距离她不过五米的韩觉,简直跟做梦一样全身飘飘然不真实。

    她一边泣不成声地抹着眼泪,一边想,如果她再复读一年的话,是不是明年升学宴还可以来这么一下……

    宴会里其他的大孩子小孩子也在嗷嗷地哭——大家都有喜欢的明星,她们也想被偶像宠粉啊!这些姑娘们上蹿下跳,不顾亲朋在旁,一边颤抖举着手机,一边扑腾着双腿,哇哇尖叫。

    “活的!是活的韩老师!”

    “好帅好帅好帅好帅……!”

    “真人比电视帅多了啊啊啊啊!!”

    “呜呜呜……韩老师你什么时候复出啊?今天这是复出预告对吧?对吧?快点复出吧!……”

    但顾忌到在场还有老师,姑娘们的态度已经算是很收敛了。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9122.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