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开到最大就不疼了直播 两片粉红色的唇微微张开

时间:2021-10-26 14:51:34 作者:未知 阅读:

沈怡一边说一边努力回忆

 

“父王当时说得有些含糊,时间也有些久了,我只记得,他大致的意思是,这位看着年纪轻轻的太后娘娘,说话做事向来是带着目的的,当初她透过皇帝提出让我进宫,美其名曰是代为照顾我这失恃的姑娘,虽然不知她打的什么主意,想来总是有利于她自己或者她中南道的母家,但对咱们家,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等恩宠,还是能避则避吧。”

“我记得,父王那时候还顺带着夸了下太后娘娘,说她胆色过人,仅凭手中一个三公主,又是年轻继后,却能安坐皇后和太后位,当然,她的父亲,中南道那位总督也功不可没,但能历经两朝而稳稳当当,总是个不容小觑的人,反正林林总总说了一堆,说到后来也含糊提了几句,大概就是说今上能顺利上位,也从她那里得了不少助力。”

“父王当时说的话,回头我再好好想想,兴许有用。不过不管如何,陈慧珊如今敢这般任意妄为,太后肯定是知情的,甚至搞不好主意都是她出的。”

“所以刚才你们说的中南道的大铁器,还有那些人,虽然咱们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我估摸着,定然也是跟太后脱不了关系,陈慧珊那人,不是我说,其实也就是个花拳绣腿的空架子,背后定然有太后撑腰。至于那些东西跟咱们府里有没有关系,那倒不一定,前天晚上陈慧珊不是说她是从二皇子府上过来的么?”

说到这里,周衡见沈怡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沈复,而沈复则先是沉吟着没回答,过了会儿后说了句

“明日一早,我会让暮云上二皇子府里道谢。”

沈怡“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而问起远在中南道的贺叔

“贺叔最近有来信么?你给贺叔写封信去,说下这里的情况,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

得知沈复今儿早上已经写了信让人送去了中南道,沈怡点头“那行,既如此,要么等下我就先回府了,阿华有时候没见我就不肯午睡,乳母也管不住他。反正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起来,少不得回去再好好想一想、理一理,明日我再过来。”

一边说一边叫了沈嬷嬷进来,吩咐她让厨房做点莲子羹过来

“说了这半天的话,喝点莲子羹清清火,让厨房放点冰好了,这屋里等下再用冰。”

“那个,嬷嬷,你让厨房少做一点,我不喝。”周衡见沈嬷嬷应了声便要出去,赶紧在旁边弱弱地叫住了她。

唉,别说如今不想喝,应该是好一阵子都不想吃任何跟莲子有关的吃食了,在水里孤零零一个人只能靠莲子充饥、伴着头上的荷叶被雨水打得“噗噗”作响的凄惨滋味不想再去回忆。

沈复看了她一眼,对着站定回头等示下的沈嬷嬷说了句

“那要么再随意做点红枣汤吧!”

沈怡不知内情,也没多说什么,这都是小事,何况又是沈复这个一府之主的吩咐,只是刚才的话题已经断了,看着周衡倒是又想起了刚才所说的见过三公主的事。

想了想,这位周家表妹虽说是家中嫡女,但她父亲官职不高,周太夫人逢年过节进宫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没见过陈慧珊那贱人也是正常,想到这里沈怡甚至还觉得庆幸,要不然阿衡如果在宫里撞见陈慧珊被那母女俩算计,那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她。


 

好在这位表妹也真是福大命大,之前柳湖那样的地方落了水还能活下来不说,前天晚上也不知被阿复藏在了什么地方,话说那雷雨夜黑灯瞎火的,也亏得她能临危不乱找到地方,想到此,左右无事,沈怡便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了句

“对了,阿复,你当时把阿衡给藏在什么地方了?我竟不知道,上云池那边还能有这么个好地方呢?你是多久之前备下的?”

沈复没提防沈怡突然从莲子羹的话题一下就转到了这里,一时间也是有些窘迫,不知该如何编个谎把事情给圆过去,便无奈地看了眼周衡。

周衡见他不知如何说,又见沈怡一脸好奇,便微微一笑对着他轻声说道

“王爷,当着长姐的面,咱们就实话说了吧?”

又对着沈怡微微一笑说道

“长姐,其实,并没有这样的地方,那是我骗春雨她们的,要不然她们就非要跟我在一起,当时情况紧急,那狗洞来不及挖大,又被贼人给发现了,春桃不肯逃,春雨要顾着我,到时三个人谁也逃不了。”

“所以我就临时编了这么个谎,春桃已经被我们推出了狗洞,她身子小,春桃有功夫,可以自己逃,还能把真实情况告诉王爷。”

“至于我,虽说后来我是来不及反应,跳到了水里,但我也知道,水榭那边,王爷之前造了个亲水台,底下水不深,我可以一直躲在那里,还能避雨。”

两个丫鬟好打发,但沈怡可不好糊弄,她既然现在特意提出此事,可想而知也是想过不止一回了,与其这事被一而再地提起,还不如直接告知,自己当日的衣裙还藏在那亲水台底下,要是听了不相信,也可以做个佐证。

沈怡听了顿时大为震惊“竟有此事?!”眼睛看向沈复,见他望着身边的姑娘喉结动了动,转头看向了旁边沉默不语,便知周衡并没撒谎。

“原来是这样,”这事说起来比刚才听到陈慧珊是始作俑者还要震惊,毕竟周衡可是个实打实的娇小姐,为此,沈怡只觉心头一片混乱,仓促间也没想到之前被沈嬷嬷误导的那些细节,满脑子都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无助恐惧地躲在黑漆漆的水里的情形,嘴里则是在喃喃自语

“我就说,那上云池畔一边是水一边是围墙,哪里有什么隐秘的藏身之处?…所以阿衡你…你就这般在那台子下面的水里躲了一天一夜?…可怜见的,当时我还去那边看过,你…”到后来,竟然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拿了帕子开始拭泪。

“哎呀长姐,都过去了,没什么的,后来王爷及时来救我了!”周衡有些难为情,其实…等到事情过去了,又觉得还好,毕竟当时也算是有坚定的信念,知道沈复迟早会来救自己,虽然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崩溃了。

“哎,王爷!”周衡又给沈复使眼色,示意他说些话劝下他姐姐。

本文标签: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89138.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