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梦素材污 跳d放在里面走路感受描述

时间:2021-11-30 13:27:20 作者:未知 阅读:

   裴宴抬头看了眼太阳,“现在日照不够,不适宜取火。”

        他拿起一块扁平的石头,砍向树干,不多时,树的汁液顺着凹槽流了下来。

        明良弼愣了一下,“这是干什么?”

        裴宴面无表情道:“你们多久没刷牙了?这种树的汁液可以用作漱口水。”

        四人静默了片刻,一起扑了过来。

        【漱口水?我没看错吧?树的汁液可以漱口?绝绝子!】

        【看把老明给感动的,他前几天还嚷嚷着要刷牙呢~~这小哥哥好懂哦!】

        【纯天然无公害漱口水,提取方便,使用安心!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谁用谁知道!】

        【小哥哥好绝!这是节目组事先培训过的吧?】

        【培训?节目组也给宁振几人培训过钻木取火,结果呢?他们会了吗?】

        这种漱口水用完,嘴里清爽了很多,几人终于觉得自己有了点人样。

        尤其是洁癖的董蔓,本来女孩子就爱干净,几天没刷牙没漱口,香香女孩一去不复返,她恨不得当场自尽。

        牙都刷过了,不就等着吃早饭吗?几人像嗷嗷待哺的孩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年轻的裴宴,希望这个年轻人下一秒就撕下自己的面皮,告诉他们,他其实是早来了半年的圣诞老人,或是某个善良的小仙男。

        那渴望的小眼神把裴宴看得移开视线,“我先教你们捕鱼吧。”

        这几天,他们也试着制作鱼叉,将几根树枝绑在一起,或是将树枝磨尖,可事实是鱼也不蠢,鱼游得太快,在这么深的河里,想用树枝叉鱼,简直痴人说梦!

        果然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下面的时间,宁振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站在那,看着裴宴利索地捡来树枝和稻草,快速做成一个两边开口的圆台形,姑且称之为网子的东西?

        接着,裴宴在河边挖了几个洞,将网子放在靠水的洞里。

        他似乎很轻松,一点狼狈都没有,做完这一切依然神色自若,肤白貌美,汗都没流一滴。

        “走吧!”

        “去哪?”宁振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识时务,就像他对着镜头朝老婆认错一样,男人嘛,能屈能伸,谁给他饭吃给他水喝,谁就是他爸爸!

        “去找岩石劈树枝,找树枝和树叶替你们搭房子。”

        明良弼跟宁振对视一眼,都忍不住雀跃起来,原本以为节目组送来这么个小白脸是来气他们的,谁知道竟然真的送来一个田螺小伙!!!

        董蔓很高兴,明良弼和宁振是大叔,卫朋是个废柴。

        而裴宴颜值高、身材好,还会这么多技能,有这人作伴,接下来半年应该没那么难熬吧?

        董蔓眯着眼笑笑:“裴宴,你是新人吗?怎么没见过你?”

        裴宴颔首:“正在选秀出道。”




 

        “哪个节目?”

        “少年团。”

        少年团是今年最火爆的综艺,更重要的是这个节目正在热播,如果裴宴在参加少年团的话,岂不是说……

        董蔓:“等等,你告诉我你是常驻嘉宾!!”

        裴宴:“抱歉,我不是,我只来录一天。”

        四人:“…………!!!!!!”

        裴宴的话成功让他们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下面时间他们恨不得秒变三头六臂,希望早点在裴宴的帮助下搭好房子,钻木取火。

        裴宴选取了三根较为粗壮的枝条,以粗壮的大树为中心,将三根枝条呈圆锥形分散开。

        再用结实的藤条将连接处固定好,捆绑在大树上。

        野外生存,可以用这种方法搭建简单的住处。如此固定好之后,将抱来的干树枝横搭在三根枝条上,再以草丛树叶干草覆盖,多层叠加,一个简易的房子便建好了。

        当然,如果他们想建造长期住所,需要以石磨斧,伐树造屋。

        【目瞪口呆!】

        【绝我已经说腻了!绝绝子!】

        【我天哪!裴宴好厉害啊!他好娴熟,就好像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

        【裴粉别尬吹!都这样了还告诉我没有剧本?没有剧本会捕鱼会搭树屋,会钻木取火?】

        【楼上又是从哪冒出来的黑子?剧本?给你一个爽文剧本把你放在荒野里,你看看你爽的起来吗?】

        【这个直播间我已经弃掉了,今天怎么又给我推荐了?不是吧?这小哥是谁?怪帅的咧!】

        【这不是极限运动的小哥吗?】

        【这是爱豆?这是爱豆?少年团今年发力了?从哪找来这种神仙爱豆?】

        小屋很快造好了,他们前几次做的小屋摇摇晃晃,大雨一冲就倒,裴宴做的这个,打基础的三根树枝都深深插进了地里,牢固得很。

        这时已经临近中午了,裴宴找来的树枝已经晒得焦干,他在树枝里凿出一个凹槽,放干燥的树皮屑上去,又找来一根干燥尖锐的木棍,在凹槽里快速摩擦。

        钻木取火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没有力气速度不够,木头也很难燃烧起来。裴宴让宁振拿出手表,因为下过雨的关系,木头内里不够干燥,足足用了5分钟才成功。

        细碎的木屑燃烧起来,所有人跳跃欢呼!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058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