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撞的你深吗舒服吗 跪候晨起口侍女尊

时间:2021-11-30 14:18:36 作者:未知 阅读:

  车子在他跟前停了下来,  谢风行便撑着伞走了过去,车门打开,便见陆文枝略有些害羞地看着他。

 

        “风行哥。”陆文枝主动打招呼。

        “下车吧。”谢风行笑着说。

        陆文枝便钻到了他伞底下,  陆驰说:“你们先进去,  我去停车。”

        谢风行便和陆文枝一起朝里走,小柳他们都在客厅里坐着,  见陆文枝来了,都笑着站了起来。

        他们跟陆文枝都很熟。

        “你总算来了,  赶紧开饭吧,  我都饿了。”常瑞笑着说。

        “我先上楼换身衣服。”陆文枝说着就看了一眼谢风行,  谢风行说:“你房间在楼上……我带你去吧。”

        陆文枝便跟了上去。

        不一会陆驰也冒雨进来了,对常瑞说:“开瓶好酒,  庆祝一下。”

        他说着就也上楼去了。

        “什么好事啊?”常瑞大声问。

        “难道是那个霍守礼被抓住了?”小柳问。

        “他本来就跑不远啊,现在科技那么发达,  到处都是摄像头,他就只能往深山老林里跑,现在不是锁定南山了么?”

        房门被吹的“砰”地一声合上了,  小柳忍不住朝外头看了一眼:“今天这天气,他在深山老林里躲着,  够呛啊。”

        “冻死他。”小黄说。

        二楼,谢风行推开对门的房间:“这里是你哥原来住的房间,  你就住这儿吧,  床上用品都是新的,  浴室里的东西也都是新的,  放心用。”

        陆文枝就问:“我睡他房间,  那我大哥住哪里?”

        “他跟我睡。”谢风行说。

        他本来也没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问题,可是却看到陆文枝的小脸立马就红了,  似乎有些懊恼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蠢问题。

        这小姑娘和陆驰相差真大,那么一个直男大老粗似的男人,竟有一个这样娇滴滴容易害羞的妹妹。

        谢风行不由得语气更软:“我就不进去了。等会记得下来吃饭。”

        陆文枝“嗯”了一声,就见他大哥上来了。

        她就掩上门进房间里去了。

        陆驰说:“看来不用我安排了。”

        谢风行说:“我刚跟你妹妹说你跟我睡一间房了。”

        陆驰愣了一下,就笑了,说:“跟我说这个干嘛。”




 

        “就是跟你说一声,让你知道一下。”

        陆驰上前来揽住谢风行的胳膊,说:“你别吓到她。完了,她之前可能一直在替你担心,现在要担心她亲哥哥了。”

        谢风行知道他要耍贫嘴,也不理他,陆驰就从背后半揽着他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面无表情出惊人之语,一直都是你的强项。我有时候都受不住,何况她。她肯定在想,原来谢风行竟然是这种人,真是……”

        谢风行直接伸手推他的脸。

        小柳冷不防往楼梯上看了一眼,还以为是陆驰要亲谢风行。他低下头砸吧嘴说:“陆总现在是越来越不把我们当外人了。”

        常瑞朝楼梯上看,见陆驰已经松开谢风行了,两人一前一后下楼来。

        他举了举手里的红酒:“petrus  pomerol  1998,可以么?小文也在,我怕她女孩子喝不了白酒,喝红的吧?”

        这款红酒有淡淡的水果香,口味在红酒里算比较清新的。

        谢风行问说:“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问陆总。”小柳说,“他说有好事庆祝。”

        谢风行就回头看了一眼陆驰。

        陆驰说:“坐下说。”

        他就将陆明跟他说的那些,挑了最重要的告诉了常瑞他们。

        常瑞他们都很激动。

        “这可太值得庆祝了!”常瑞尤其兴奋,“不行,喝红的不尽兴,咱们得喝白的,喝他个一醉方休!”

        小柳说:“我去拿酒!”

        陆驰看向谢风行:“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

        “他做了一个很聪明的决定。”谢风行问,“姜沁芳知道了么?”

        陆驰说:“还没有。”

        她如果知道,肯定要闹翻天。

        不过这是她和陆明之间的战争了。

        渣男贱三终有一战,这也算大快人心。

        谢风行突然想起了霍守礼,就问小爱:“他怎么样了?”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0605.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