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车坐不下麻麻坐我腿上 一人 上面一个吃我电影

时间:2021-11-30 14:31:47 作者:未知 阅读:

        谢风行就算知道了他埋尸地又怎么样,他没有证据那两具尸骨和自己有关系,如果有,他早就报案了,不会等到现在。所以他现在的罪名,无非就是袭警和尾随明星这两项,至于谢风行说的他想杀他那些话,只要他一口否认,谁能证明?

        就算他们律师团强大,大不了坐几年牢,出来他还可以复仇!

        他不能就这样凄惨地死在这里!

        他拼尽全力爬到了公路边,便再也没有力气了,浑身都是泥地坐在路边,只等着警察们早点找到他。

        谢风行下了床,去了一趟洗手间,洗漱完以后他就下楼去了。陆文枝也才刚起来,看到他依旧有些害羞:“风行哥。”

        谢风行点了一下头:“昨天睡的好么?”

        陆文枝点点头:“一下子睡到现在。”

        “我也是。下雨天就是觉多。”他看了看周围:“你哥他们人呢?”

        “都在外头帮忙呢。”

        谢风行喝了杯牛奶,就和陆文枝一起出门去了,到了外头以后,就看见陆驰正在帮着消防员往车上抬被锯下来的树枝,常瑞和小柳他们也在帮忙。

        谢风行一出来,就有好多人朝他看了过来。

        虽然大家都是邻居,但平时还真的很少看见谢风行。

        有同事立马拍了一下沈河的肩膀:“哎,你偶像谢风行!”

        沈河愣了一下,他旁边的陆驰也听见了这话,扭头一看,就见谢风行走过来了。

        沈河站直了身体,一时紧张的厉害,就见谢风行直直地朝他走了过来,他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见谢风行唇角竟露出一抹微笑来,那笑容虽然淡,但极好看,他一时有些呆滞,挥了一下手,就听陆驰说:“你就别上手了,脏。”

        他才意识到谢风行是在跟陆驰互动,不是跟他,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忙慌张地弯下腰来干活。

        谁知道他的同事却拍了他一下,然后笑着对谢风行说:“大明星,我们这有你一个粉丝。”

        他说着推了沈河一下:“这么巧的缘分,不跟你偶像说几句话么?”

        谢风行这才看清对方是沈河。

        他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确实太巧了。

        他就看向沈河:“辛苦你们了。”

        沈河一张脸都红透了,摇了摇头,说:“不辛苦,不辛苦。”

        “你是我的粉丝?”谢风行问。

        他看起来那么淡定,清冷,沈河一时局促的很,摇摇头,又点点头。

        谢风行就笑了一下,过来帮忙。

        他在旁边,沈河的心就跟过山车一样,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扭头再看谢风行一眼,一张脸都红透了。

        谢风行还真没想到沈河是这么单纯又容易害羞的人,甚至比陈曦和赵晚都要纯情很多。

        安冉那里他晚了一步,还好沈河这边没有。

        他就对沈河说:“我们学校跟某消防队搞了个体验活动,在寒假,是你们队么?”

        沈河一听,立马扭头看向他:“你报名了?”

        谢风行点头。沈河激动地说:“就是我们大队,和你们航大联合搞的活动,我还是……”

        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太激动了,脸色更红,低下头说:“我还是负责人呢。”

        说完他红着脸看了一眼谢风行,谢风行淡淡地说:“真巧,到时候还望多多照顾我。”

        陆驰本来在搬东西,闻言扭头又看了他一眼。

        他很少见谢风行这么主动跟陌生人说话。

        这个消防员小哥为什么是个例外?

        因为长的帅?





 

        他们一直忙到中午十二点,才算把他们这一片的路障全都清理干净了。沈河的同事怂恿他:“加个微信啊,大明星诶。”

        沈河红着脸没说话,反倒是谢风行听见了以后问:“要加么?”

        沈河赶紧从车上将他的手机拿出来,加了谢风行的微信。

        等消防车开走以后,谢风行才回头往回走。

        结果一回头,就撞上了陆驰。

        “出来帮个忙,都能认识个朋友啊。”陆驰说。

        谢风行说:“什么味?”

        陆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汗味,他弄的一身都脏兮兮的,又出了汗,难免有点味道。

        他刚要说什么,就听谢风行说:“没闻到么?那么重的醋味。”

        陆驰一愣,谢风行已经走到前头去了。

        他立马追上去,恨的牙痒痒。

        欠收拾,昨天他就不该心软。

        但他也不是治不了谢风行。

        小柳去买发电机了,还没回来,谢风行打算等恢复了供电以后再洗澡,就和小柳他们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小柳平时缺乏运动,今天干了一上午活,累的腰酸背痛,小黄就在他后面给他按摩。

        然后他就听见小黄敲着小黄的肩膀说:“你太紧了,放轻松。”

        小黄还在他缩着脖子笑:“不行,好痒,忍不住要绷紧。”

        谢风行:“……”

        完了他想起昨天晚上他和陆驰的对话了。

        他模模糊糊记得陆驰一直在叫他放松,也一直说什么真紧之类的。啊。

        他忽然感觉有些热,就将外套脱掉了。陆驰端着茶杯出来,大老远就说:“别脱,出了汗脱衣服很容易感冒,穿上。”

        谢风行没管他,将外套往旁边一搭,陆驰过来,把手里的热茶给他。谢风行接在手里,目光忽然瞅了一眼陆驰的手指。

        陆驰的指甲很有光泽,月牙很满,指甲修剪打磨的特别整齐,骨节分明,甚是好看。

        重点是太长了。

        好长的手指头。

        他喝了一口热水,被烫了一下。

        陆驰赶紧说:“热,等会喝。”

        谢风行没理他,陆驰在他旁边坐下,他出了汗,又脏,身上的味道很明显,是淡淡的汗味,夹在了类似雄麝香的味道。

        谢风行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用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身上的汗味,他以前总觉得是汗臭味。

        但他此刻真的不讨厌这种味道。

        他抿着薄唇,那种无所适从又很舒服的感觉又弥漫开来了。

        小爱冒出来,说:“重大喜讯传来,两件!”

        谢风行问:“霍守礼的还是陆奔的?”

        “都有!”小爱激动地说,“霍守礼被路人发现送到医院去了,警察已经赶过去了。至于陆奔那边,他要接受媒体采访,爆他妈的料了!!”
        姜沁芳一夜都都没有合眼,  昨夜被大风卷走,虽然及时被刘奋强救了回来,可她却受了寒,  后半夜就发起高烧来。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0610.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