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里面不出来 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

时间:2021-11-30 15:02:22 作者:未知 阅读:

    文静搭着姜蝉的肩膀:“好啊,咱们几个好久没有住一间房了。”

    房间里,杨柳清的小呼噜打地震天响,偶尔还有郁婕的磨牙声。许是晚上太过于亢奋,再很久没有和朋友们一起睡过,姜蝉的精神很好,根本就睡不着。

    她的意识飘进了任务堂内,与其在房间里睁着眼睛发呆,不如出去增长些见识。

    ——分割线——

    “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姜蝉刚刚到这里,就听到了这句话。她猛然一个激灵,在看到对面中年男人,他正垂眸捏着自己的手指,姜蝉的眼里划过了一抹幽光。

    原来到了这个时候啊,不过互换戒指这种事情就不必了。

    她看了一眼下方坐着的宾客们,再看了一眼旁边的司仪,姜蝉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她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借此抽出了自己的手。

    “主持人,话筒借用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说。”

    唐城皱眉:“有什么话非得要现在说?不能下去后再说?”

    姜蝉很坚持:“就现在说吧,正好大家都在,”

    主持人只当新娘这会儿是要和新郎表白,他很积极地将话筒递了过来:“新娘和新郎的感情很好,不知新娘在人生的这个重要时刻,有什么话想要和你未来的伴侣诉说?”

    姜蝉接过话筒,扫了一眼最前排的唐老太,她正满是挑剔地看着自己,满是不赞同。再看看她身边的那个十五岁的少女,她的脸上满是敌意。

    姜蝉淡淡地移开视线:“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言诺,终于在二十七岁这一年,和我相识了一年的唐城先生走上了婚姻的殿堂。”

    这话乍一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下方的唐老太和少女唐佳佳都愣住了,眼神里满是惊愕之色。

    姜蝉飞快地扫了一眼台下伴娘的位置,原主的闺蜜宋淼脸色有点不好,脸色有点凝重。

    “许多人都在问,像我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志社编辑,怎么能认识唐城这么厉害的人?明明我们应该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姜蝉恶意地挑起唇角:“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闺蜜宋淼小姐,如果不是她的穿针引线,也许我和唐城也不会这么幸福。”

    众人还没有听出什么名堂来,但是唐家祖孙俩的脸色都非常不好。

    姜蝉微微侧身,眼神盯着宋淼:“我的闺蜜非常细心,她知道身边每个人的喜好,包括唐城先生,似乎她比我这个女朋友还要了解他,这是为什么呢?”

    看宋淼的脸色惨白,姜蝉皱了皱眉:“淼淼,作为你的闺蜜,我非常的困惑,你说像唐城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你怎么不自己留着,反而介绍给我了?”

    唐城现在再看不出来不对劲他就是个傻子,也白瞎这么多年在商场上混了,他劈手就要来夺姜蝉手里的麦克风。

    姜蝉轻轻往后退了半步:“唐先生怎么这么激动?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宋淼捏了捏拳头:“唐城确实很优秀,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姜蝉挑眉:“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隐瞒,你确定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事实?我是无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是唐先生就不一定了。”

    唐老太站起身,知道今天这场婚礼是办不下去了。她冲着保安挥了挥手,很快宾客们就各自离开,偌大的草坪上就只剩下姜蝉、唐城、宋淼唐家的一行人,以及原主的爸爸和哥嫂一家。

    姜蝉顺手将话筒塞到司仪手里,司仪尽管非常好奇,还是识趣地走出去老远。

    唐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话:“言诺,你今天脑这一出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想不想结婚了?”

    姜蝉一把扯下头上的头纱:“如果你说的结婚,就是以后顶着小三的骂名和你过一辈子的话,那么我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唐城脸色变了几变:“什么小三?你这话什么意思?”

    姜蝉看了一眼宋淼:“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你婚内出轨了宋淼,害得你前妻苗悦出了车祸。苗悦若是没过逝,你们依旧可以甜甜蜜蜜。”

    宋淼张了张嘴:“你别胡说,我和唐城没什么!”

    姜蝉轻笑:“有什么没什么,不是你们说了算。你确实够仗义,知道唐城是个好男人,不忍心这么个好男人被别人抢走,干脆就将他介绍给了我。”

    “我到现在都好奇,你看到他和我相处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老太太,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之前你对我是什么态度,大家都心知肚明。”姜蝉看着唐老太,再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唐佳佳,忽而嗤笑一声。

    “你们以为是我介入了唐城和苗悦的家庭,所以从我第一次去你们家拜访,你们对我的态度非常恶劣。”

    姜蝉淡淡地说着原主过去的遭遇,言爸爸早就心疼地不行了,

    言诺大哥言松也出声了:“唐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言诺可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怎么和你认识了以后就成了插足你们家庭的第三者了?”

    大嫂刘梅也生气:“宋淼,你和诺诺可是大学同学,你们认识了这么多年,诺诺有什么好事情都想着你们几个朋友,你怎么能够这么害她呢?”

    宋淼百口莫辩:“我……我和唐城真的早就分手了……言诺和他在一起以后,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有再和他有过任何的暧昧!”

    姜蝉抬手:“我不管你是否和唐城断地干干净净,但是当我知道了真相以后,我觉得你们一个比一个卑劣。”

    “唐城,你就承认吧,你想和我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喜欢我,而是你舍不得和她就这么分开。”

    姜蝉看着不发一言的唐城:“只有和我结婚,你才能有机会看着她,你对她倒是痴情。”

 唐老太劈手甩了唐城一耳光“你说实话,你和言诺在一起之前,是不是和她在一起?”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0621.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