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 紧致 娇嫩双飞 一女二三男事的小说

时间:2022-01-19 15:31:23 作者:未知 阅读:

      陆驰只是笑,眼睛都亮着光,看得出幸福的很。

        这些照片一看就有年头了,不是他们才贴上的,苟小川撇撇嘴。

        最意外的是常瑞。

        他自然也认得出这些照片拍的是谁,但他没想到谢风行家里会贴这个。

        他一直以为陆驰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把谢风行追到手的,没想到这俩人居然是双向奔赴。

        看这一整个房间都是陆驰的照片,一张正脸照都没有,好像怕有人知道,可又贴的满墙都是,可见感情之谨慎,炙烈,像极了盛大又浓重的暗恋。

        这真的是谢风行干的事么,真是完全看不出来!

        搬完新家以后,大家在楼顶上吃烧烤庆祝。

        “这边风景是好啊,”小柳看着远处的大海说,“等过几天暖和了,花一开,那就是春暖花开,面朝大海了。”

        因为是冬天,楼顶上有点冷,好在夕阳暖暖地照着,吃着烧烤,喝着小酒,一群人热热闹闹的,谢风行对苟小川说:“你今天喝那么多。别喝多了,你家陈卓又要唠叨我。”

        苟小川说:“要你管。”

        他看苟小川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趁着他下去上厕所的功夫,就和他一起下去:“怎么了?”

        苟小川哪里是会生闷气的人,他不管是高兴还是生气,根本憋不住,一听谢风行问他,立马说:“我问你,你墙上怎么贴了那么多我表哥的照片?我怎么不知道?”

        谢风行说:“你是气这个?”

        “我什么都跟你说,我以为你也什么都告诉我的!”

        苟小川看起来特别生气,脸都气红了。

        谢风行就说:“可能是因为不好意思吧。”

        “咱们俩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还以为我是你最亲密的好兄弟呢。”

        “你是啊。”谢风行说。

        大概谢风行改头换面以后太过清冷了,以至于谢风行不假思索说出“你是啊”这三个字的时候,苟小川还愣了一下,他真是被冷惨了,以至于给点甜头他就高兴了,他听了这话,竟然还有些惊喜。

        他板着脸说:“那你这么喜欢我表哥,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还以为你只是对他有好感呢,没想到你这么痴!”

        谢风行笑了一下,说:“所以不好意思让你知道啊。”

        “我还看见我表哥的球衣了。你不会还闻着他的衣服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吧?”

        谢风行:“……那应该……没有吧。”

        苟小川说:“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我以后也不会对你掏心掏肺了!”


 

        谢风行问:“你做的到么?”

        苟小川气急:“做不到!”

        他就是这么个人啊,他心里藏不住事,他喜欢一个人,不管是爱情友情还是亲情,他都毫无保留,什么都要给对方知道。

        谢风行就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苟小川就问说:“你真这么喜欢我表哥啊。”

        谢风行说:“是啊。”

        他很爱他。

        苟小川就说:“不过你这样子,有点像我以前认识的你了。今天吃那么多羊肉,你跟我表哥晚上悠着点啊,明天我来看你。”

        他说着就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谢风行挑了一下眉,虽然没有回答苟小川,心头微微晃动,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那时候他和陆驰才刚确定关系吧,白天也是吃羊肉,陆驰吃多了,每天都是一柱能擎天。

        谢风行吃了很多羊肉,身体还没燥起来,心就渐渐开始燥起来。

        因为是冬天,太阳一落,气温立马就降下来了,天还没黑下来,常瑞他们就要走了。谢风行和陆驰站在家门口,目送他们的车子远去,寒冷的风吹过来,谢风行扭头看了陆驰一眼,抬脚往回走,陆驰紧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子,走到客厅沙发那儿的时候,谢风行又回头看了陆驰一眼。

        光线已经黯淡下来了,客厅里并没有开灯,夕阳的最后一缕金红色的余晖照到窗户的一角,客厅里有些空旷,几乎没有生活的痕迹,显得有些冷清,陆驰走到他身后,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脸颊,谢风行就往后靠到了陆驰的怀里,回应他的磨蹭。

        陆驰伸手环抱住他,他就握住了陆驰的双手,主动张开了嘴巴。

        常瑞他们今天是来为他们搬家的,也是来庆祝他们乔迁之喜的,所以每个人都买了花,有的是成束的,有的是花篮,有的是成盆的绿植,那些花朵的芬芳盈满鼻息,给他们带来犹如新婚的喜悦。

        他们俩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陆驰觉得这一次的谢风行跟以前都不一样,他并没有更热情炽烈,甚至没有之前那么主动,但他能从谢风行每一个动作和眼神里,感受到谢风行对他浓烈的爱意。

        以前他做的时候喜欢看着谢风行的脸,这一次,谢风行则一直盯着他的脸看,特别爱一个人的时候,和他做最这种事的时候,注意力其实不是对方的身体,而是对方的脸,每一个因为动作而改变的细微表情,才是人间盛景。

        两人四目对视,情感透过眼睛,在最原始的地方交汇,将他们紧紧缠在了一起,他们两个不知道互相盯着对方看了多久,然后开始无法抑制地狂亲,情感和本能在那一刻同时爆发。

        夕阳最后一缕余晖也被浓厚的云彩遮住了,暮色降临下来,冬日的傍晚一片静谧,路灯都还没有亮,房间里只剩下最后的微光。这最后一缕微光,也足以让人看清墙上的照片,那是十几岁的陆驰,二十多岁的陆驰,他的车,他的背影,他的手,还有他曾穿过的球衣,这房间里曾经布满少年阴暗凄冷的暗恋,如今满室生春,只有彼此交付的爱情。

        “你好热。”陆驰说。

        曾经的冰美人,这一回彻底热起来了。

        “老公。”谢风行忽然叫道。

        陆驰愣了一下,停下来问:“你叫我什么?”

        谢风行注视着他,叫:“老公。”

        陆驰随即便被这突如其来的狂喜所吞没。

        狂喜吞没了他,而他吞没了谢风行。
 

        这是他们最疯狂的一天,  他们俩这一天做了六次,陆驰这种钢铁一样的男人最后都没什么力气了,谢风行直接瘫倒在床,  一觉睡到第二天傍晚时分。

本文地址: http://www.avdmg.com/zuowen/92727.html
相关文章
站点介绍
最新标签
全站链接